by Hh_荷荷貝瑞

1760398116

看大師的論文是一種享受

(自己寫就另當別論)

尤其是作者一步步逼近  挑戰質疑一般觀念的時候

怎一個爽字了得阿

麥田出版的<通識人文十一講>裡的大咖王德威和張小虹

在一群學者中脫穎而出

讓我看的拍案叫絕 (我幹麻一直用成語阿)

魂兮歸來--
如果二十世紀文學的大宗是寫實主義,晚近的鬼魅故事對我們的「真實」、「真理」的觀念,帶來什麼樣的衝擊?
如前所述,如果鬼魂多出現於亂世,為何它們在二十世紀前八十年的文學文化實踐中,銷聲匿跡?
這八十年可是充滿太多人為及自然的災難,是不折不扣的亂世。難道中國的土地是如此怨厲暴虐,甚至連鬼神也避而遠之?

我好喜歡這一段阿

王德威以五四時期文人批鬼趕鬼,反傳統的極致作為思考的切入點。
「鬼話連篇」真的是不進步的象徵嗎?後現代文本中其實鬼影幢幢。
王指出,書寫即招魂,回憶何其珍貴又何其孤獨。講出來不見得有幾個人信阿!這和鬼有何不同。
「鬼之為言歸也。」《爾雅》,「鬼」實為「歸」,傷痕文學尋根文學裡的敘述者,又何嘗不似鬼般絮絮叨叨?
「歸去」不代表完美的HAPPY ENDING,反而是深沉的失落、物是人非的反高潮。

除了紀錄回憶而展現的焦慮鬼態,鬼魅故事亦有極盡諷刺之能事者。
由此看來,這些陳腐的、讓中國不進步的文學,實在有待商榷。



現在性的小腳--
在「小腳為榮,天足為恥」的時代,一幫女人「裝小腳」不遺餘力
或以裡高跟鞋偽裝,或以比腳小的鞋偽裝(都冒著隨時露出馬腳的風險)。......
不論是「不纏如纏」的裝小腳、洋纏足或「纏而不殘」的裝大腳、穿大鞋
都是女人「不殘足運動」中纏而不廢、纏而不殘的積極存活策略。

張小虹批評傳統對於女性的荼毒總是不留餘地卻又不著痕跡(因為她從來就不選邊站)

這篇論文從纏足到清末的解纏足,女人並無為自己雙足出聲的權利。
一般我們也總是被教導纏足是歧視女性的行為。
然而,強迫已經纏足大半輩子的女性解開纏腳布,是男性的自卑心理作祟(當時西方大舉進攻)還是另類暴力性歧視(男人們大聲疾呼反纏足時,並未減掉他們的豬辮子)?
張並沒有加入性別戰場,她反而信心滿滿,不管男性政策如何,女性對於自己的一雙腳,自有其計,甚至可以被納入現代性的討論範圍內。

從三寸金蓮的樣式演變,繡上英文字母;到為了政策而偷偷摸摸地晚上纏足(有人就喜歡嘛!)早上裝樣子(這和我們高中偷改制服裙子有何不同?)
連結到西方高跟鞋之風起雲湧。知識份子稱高跟鞋為「洋纏足」,氣急敗壞。
然而,從三寸金蓮到令人又愛又恨的高跟鞋,本質上雖然不同,卻已經叩叩叩,走入現代性。
(所以說,改短的制服裙子和合格邊緣的髮型也是現在性嗎?倒是現在沒有髮禁了...青年是否悵然所失呢?)

※圖片的重點是雜誌上的Fetish→戀物癖






創作者介紹

逐夢者The Dreamers

hhalleb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Ivy828
  • 推張小虹!!!!!!!!!!
  • 我比較喜歡依然俊帥的王德威XDD

    don&#39;t get me wrong, 張小虹很酷
    但是她太深奧了 我會摸不著頭緒
    可能得請教妳了XDD

    hhalleberry 於 2008/08/07 15:09 回覆

  • 可可
  • 推讀大師的文章很爽 !!!
    我看顏崑陽、蔡英俊、龔鵬程的文章~~
    都想把他們的文字供起來敗XDXD
  • ivyii38
  • 我有點喜歡楊纏足
  • 呵呵

    hhalleberry 於 2008/08/14 00:2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