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Hh_荷荷貝瑞

1318303938

後半段中最吸引人(或者說作者最費心思)的兩章,其實可以稱做為「雄性島民研究」
且文章發表日期為1997-1999間,到照於今日思考上難免保守呆板。
我覺得仍有可觀之處。

肆‧男性觀眾與A片的痛苦邏輯

On Some Topics

「我並不是企圖把表演和真實感受二者間的區分界線拿掉,我也不是在主張每一個A片女演員的痛苦表現一定是『真的』痛苦。
我認為A片最大的問題是意義的掏空以及不同範疇感受的單向混同。痛苦本身沒有意義,它總是滑向快樂歡愉。
這種滑動式單方向的,痛苦會滑向快樂,但快樂不會滑向痛苦。」(P.94)

林芳玫在文章中 苦口婆心的做出了這樣的宣言。
宣言本身一點問題也沒有;我想這個邏輯也是正確的。

但拍A片的人也很苦惱阿!他們大概也只知道這樣拍吧!
我並不是要替他們講話,但什麼都是互相的。這塊市場有利益、有人想拍、有人想演。
那你要拍A片的人怎麼辦呢?
妳可以提供給他們一個拍片的影像出口嗎?可以給他們新的情節、並且帶來利潤嗎?

「情節公式:性交必定會給女人帶來性高潮,這是A片作為一個文化類型所背負的使命。」(P.95)

這個我也無法否認。我也確實同意性高潮與最後的體外射精很愚蠢阿(以女性的角度來說)!
但沒有高潮使命的A片,沒有人想看(?)吧?

所以我覺得,A片和男性的痛苦邏輯其實也沒有太大個關係。

整體的現象何不從影像或電影的角度開始談?

當A片的製作與拍攝與情節設計已經有了一套公式可循、且能給予實質一定的利潤,
而且A片不能以電影的"高標準"來看待因為片廠的人都是混口飯吃的,也就是說他們只確保利益的有無,
一部A片是否成為"經典"或"開創性"並不在他們的思考範圍中(這留給阿莫多瓦、歐容和許多法國後浪潮導演就好了吧!)
也許吧,有的人想真的拍出"什麼",但基本上大部分的人,我們或者可稱之為"實際好萊塢學派"的生意人
用誇張的陽具與美麗的女體和簡單的情節來拍片是他們的生活節奏(和我們一樣呆板單調...工作不就是如此?)

所以我想作者把這一切想的太富美感、太崇高了
女性主義者也許對拍A片者,有著高不合理的期望?

確實這樣的單一性失於創意,但連我也想不太出來該怎麼拍阿...

「激進派女性主義者認為色情是男性宰制(male domination)的表現,而另一派學者卻指出色情是男性無力感與焦慮感的表現。兩種看法看似南轅北轍,其實是一體兩面。」(P.98)

I comepletely agree. 而作者也開始將討論重點移向了A片的主要觀眾群-The Guys

About The Guys

「整個大眾媒體文化的視覺邏輯就是男人觀看女人所形成的男性凝視。」(P.105)

這個我百分之百認同。但也僅此而已。

「男性的自閉迴路(loops of solipsism):女性高潮攸關男性氣概的確認。」(P.96)

林芳玟所謂的自閉迴路,指的是男性在看完A片後所得到的除了慾望上的發洩與所謂"男性氣概的確認"之外,
並未因此而真正對於性有真正的了解。男性永遠是在客體的位置,觀看主體位置的女體。
因此男性總是攬鏡自照,製造出更大的自我(Ego)。
缺乏"I-Me"循環辯證所建立起來的自我特殊性。

然而,在上一段某些女性學者所認為的、因為看A片而產生男性集體焦慮感(誇大的陰莖),
林芳玫則抱著懷疑的心態:她認為這種焦慮感是內在、不外顯的。
而支持這種想法的則為她自己的田野訪談與CQ雜誌中文版試刊號的男性大調查。

「在男性的論述裡,他們以果推因,不斷地拿女人的生理反應來映證女人的心理狀態。」(P.102)

這是作者訪談後的心得總結。19位採訪男性,在被問及強暴迷思時,對於暴力的定義十分模糊不清,且真的很愛轉換話題阿!
有幾個受訪者認為"主動就沒有新鮮感了"(!)
在論及妓女時,反應也充滿了歧視情緒;一副付錢就是老大的土財主模樣
在論及A片出現的女女情節時,有一段訪談讓我忍俊不住:

Q:你喜歡看女生和女生在一起嗎?
A:喜歡阿,女生在一起的感覺,看起來很乾淨、很舒服。男女和女女的差別就好像墾丁的海灘和馬爾地夫的海灘。(P.111)

哈哈哈這什麼鬼阿!1996-1999的男人怎麼這麼怪阿!!

這表示男性觀注的興趣只是女體。女女一次來兩個女的更好。男性乾脆省略了。
但如果真是物化的話,男性身體的物化即是"象徵性的滅絕"(Symbolic Annihilation),
只剩下一根永垂不朽的陽具
然而,可能是96年的男性還未思考到自己被物化的問題。
根據與CQ雜誌中文版試刊號(1996年十月)的調查,逾八成的男性認為自己的外型很好看或是還算好看;近百分之四十的男性對自己的外型毫不自卑。

林芳玫推論:與其說台灣男人對自己的外型很有自信,不如說他們不曾受到有關外型的龐大壓力。

所謂的"I-Me"循環辯證即"看到男演員身材不錯而去健身"或"看到巨大的陰莖感到自卑"
大部分的男性受訪者對於陽具的態度是感覺無奈:"女人應該知道那是假的嘛"和理直氣壯不願改變,彷彿他們才是受害者。
且男性受訪者幾乎都一廂情願的認為陽具是女人在乎的事。(!)女人有千百種看待、慾望、評價男人的方式,但男人卻不想知道。
還鄙夷的認為訪問者"不了解社會現實"。

作者於是總結:在A片中,對於多元繁複的女體呈現,男性只會一同樣的角度觀看與評價;對於乏味可陳的男體與陽具,男性缺乏想像力且毫不在乎。


這一段我其實還挺喜歡的。但男性真的有這麼笨嗎?(其實我96年不在台灣,誰可以告訴我那時25-40歲的男人受了什麼打擊嗎?)

關於CQ的調查,我想這應該是男性的面子問題吧!對於訪談,大家不一定都會講實話。
基本上現在,男性肯定有承受外型上的壓力。

The world is changing.
 
看到前輩女性主義者對男性的指控現在有了大幅的改善,其實還挺感人的像在撫摸歷史一樣。



創作者介紹

逐夢者The Dreamers

hhalleb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Ivy828
  • 我只覺得CQ的調查不一定客觀唷
    說不定是選擇性抽樣主題需求

    女女看起來像馬爾地夫的海灘
    那我還蠻想知道
    如果是男男的話咧
    兩根陽具嗎
    那是什麼樣的海灘阿XD
  • hhalleberry
  • 我也這麼覺得...

    受訪者都覺得男男很髒阿XDD
  • mmmalbum
  • 淡水的海灘阿 會侵襲免疫系統耶
  • haha M!!

    hhalleberry 於 2008/09/16 15:0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