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7275860

沒想到柏格曼在處理女性議題上也能如此傑出
如果凱薩琳布雷亞是憤怒的, 那柏格曼就是沉痛又膽顫心驚的
佛洛伊德Feud的[女性]依底帕斯情結, 說明女性如何在愛戀母親後, 又逐漸愛戀父親的過程
女性的轉變顯然比男性的轉變更複雜, 但這種愛慕女性的情結仍深根於各種文化的展現中
譬如<慾望城市>電影中, 夏綠蒂對大人物
怒喊:"no"; 譬如和好朋友手牽手上廁所的台灣女性經驗

我想依據最近所習得的[法國女性主義理論]來初探伯格曼這部傑作 (順便複習一下)
包括西蘇, 伊里加拉與
克莉斯托娃

1277275862

哭泣與耳語, 為什麼要用這樣的標題?
當然還需解釋的是電影中出現細細碎碎的聲響, 像在述說秘密
還有在情節間以紅色淡出
也許紅色是初生場景的原色 (and Monthly period),
另外, 這種瑣碎的, 斷裂的, 看似毫無意義的言語/耳語, 在三位女性學者的眼中
就是女性的聲音,也是西蘇[陰性書寫]所強調, 反抗父權的筆的策略:
「母親的聲音是法律之前, 生命被象徵分裂, 重新在分裂的權利中, 與語言整合前的一首歌. 
它無法用言語說明, 那是想像態的, 我們在子宮中聽過的, 愛過的聲音. 
母親的聲音及母親的身體, 是永恆, 是聲音與奶水的結合.」
耳語表面上毫無邏輯系統, 但那子宮裡的聲音語言, 是有節拍性的; 
不是進入象徵態秩序的權利可以理解的. (
克莉斯托娃)

1277275849
[凝視母親]

從病重二女兒Agnes的敘述中, 我們看到的是一個渴望母親, 愛慕母親的女兒
然而母親和妹妹Maria最親, 這時她又產生的嫉妒的情緒
有一次Agnes躲在窗簾後面偷看母親, 被母親發現了
本以為會如往常般地被責罵
但母親反而以憂傷的表情看著她, 還觸摸了她的臉頰

12772758501277275851
[小女孩好可愛喔]

渴望母親觸摸及愛戀的Agnes, 現實中卻無法得到這樣的關注
在病痛中她的痛楚, 需要有人撫慰
她在片中大喊女僕Anna, 而溫柔的Anna褪下衣衫, 讓Agnes枕在她乳房身上
是很明顯的回歸母親的動作

1277275852
[Ma Mère!]

Anna失去了女兒, Agnes沒了母親, 她們的互相需要帶出了被壓抑的渴望及慾望
也許每個女兒都想要重回兒時, 享受躺在母親懷中的親密
文學及電影中大量強調男性的戀母情結
女性的戀母大部分都是以彼此痛苦的折磨, 箝制為主[ex: <我心狂野>]
無法逃離母親的影響及"魔掌", 逃離母親的最佳人選通常是男人[陽具]
這種"獨立脫離母親→投入男性的懷抱"公式豈不是又符合傳統男權分野呢?
伯格曼能夠探討親密的, 不互相怨恨的女性慾望; 是罕見的突破

1277275853
[Maria]

母親及與之最親近的小女兒Maria, 都是由Liv Ullmann飾演 (這樣的設計我很喜歡)
長大後的她, 成了慾望的化身
打扮是三姐妹中最花俏的
電影中最駭人的, 應該是死去的Agnes, 呼喚姐妹進房
Agnes撫摸的酷似母親的Maria的臉龐, Maria尖叫的跑出房間
Anna不聽兩人勸阻, 回到房間, 把Agnes的屍體擁在懷裡

1277275858
[Agnes發出呼喊, 卻只有Anna走入房間]

死去的Agnes為何陰魂不散?
這可能要回到Agnes的喪禮: 喪禮強調的是父親(God, father)的寬恕
然而Agnes想要的, 也許不是父權的寬恕憐憫, 她想要的是女性的撫摸, 姐妹的諒解撫慰

12772758551277275856
[我應該沒有不小心截到露點畫面吧XD]

三姐妹的情誼在電影中是複雜的
當Agnes在床上哭喊嚎叫, 姐妹們卻站的遠遠的, 只有Anna走向她
等Agnes情況好些後, 姐妹們又貼心的幫她起身更衣
到Agnes顯靈時, 她們的表現也相當疏離恐懼
我想與其責怪她們沒有人性, 不如說這才是人性吧
親姐妹之間是否真如傳統好萊塢電影展現的那般義無反顧?
伯格曼在親情上仍是相當悲觀的, 但這兩者間哪種比較可信呢?

1277275857
[不想被觸摸的Karin]

相較於熱情奔放的妹妹, 老大Karlin是壓抑的象徵
片中她以碎裂的玻璃割自己的下體[按: 這是召喚我觀賞歐容女弟子Marina De Van<切膚>的恐懼嗎?]
尖叫中得到快感, 表示她與先生貌合神離
在Agnes死去後, Maria和姊姊示好, 希望她們能和以前一樣[對話]
本來抗拒妹妹撫摸的Karlin, 最後還是讓步了
伊里加拉在她的論述中, 強調女性風格不是口語, 敘述的; 女性風格是觸覺的:
「此風格將所有型態帶回觸覺的起源. 在哪裡她重新觸摸自己, 不必構造自己或將自己構成另一種整體.」
Karlin與Maria擁抱, 撫摸和親吻; 似乎是想在親人死去後, 重新定位自己的存在

1277275859

Anna翻開Agnes的日記, 上面寫到四個女人一起出遊的往事:
"Suddently, we began to laugh and run for the old swing
we haven't seen since we were children. 突然間, 我們一起大笑, 朝兒時記憶中的老舊鞦韆跑去."
在鞦韆上(與姐妹們共同的記憶裡), Agnes不再感到痛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halleberry 的頭像
hhalleberry

逐夢者The Dreamers

hhalleb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