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WF15-919280

幾天前看了一本LGBT的書,才驚覺好久沒有關心這塊了。面對雙性戀(或任一無知的次文化)時,否定、解構、納入體制;大學的時後拿著女性主義理論書籍硬啃的幹勁去哪了呢?《聯合文學》狂打老師的台灣新文學史,最新一期幫老師整理出了台灣文學的101個關鍵詞,我一個字一個字用手指著、心中默念,彷彿每個詞都是我的影子,召喚著。

又一期《聯合文學》,九零年代的酷兒頑童紀大偉:「現階段的他,沒有任何新創作的確切計畫,他坦率地笑說,我現在只想升等!」我現在只想升等!這句話好悲涼。


友人在分享中說過范老師的這句話,我沒有印象了。我記得老師總說,有過實際經驗寫出的東西會不一樣,至少比關在象牙塔裡的好。但我現在,已身處於紅塵之中,打滾之餘,影子就淡了。我庸俗的快樂與物質欲望,實在不堪;羞愧:過往紮實閱讀的軌跡,就這樣成為魅影。

 
  

 
創作者介紹

逐夢者The Dreamers

hhalleb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