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Hh_荷荷貝瑞

page1

觀看奧斯卡多年,從對最佳外語片的期待,逐漸轉換為對最佳紀錄片獎項的觀察。這五年的入圍名單真的非常精彩,使外語片名單遜色不少。以下3部都是非常優秀、令人感到痛心與憤怒的紀錄片。也都入圍了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的單元。因為發現同一部電影,我會重複講很多次,乾脆寫一篇專門記錄。

HTSAP-Final-Poster

[日舞]瘟疫求生指南How to Survive a Plague (2012)

The 22nd Annual Gotham Independent Film Awards (2012) Best Documentary
The 85th Academy Awards (2012) Best Documentary Nominee

我看完了2012奧斯卡最佳紀錄片《尋找小糖人》,媲美劇情片的峰迴路轉,但私心覺得還是比不上當年同樣入圍的《瘟疫求生指南》。《瘟疫求生指南》票房、口碑、影評皆亮眼,但太過聳動,題材較有爭議性,影藝學會(猶太老頭)總是選擇比較溫馨無害的紀錄片(同年另一部入圍的《隱形的戰爭》是討論美國軍中的性侵害)。就這樣被刷掉了,實在是很可惜的事情。

387572_456835027705088_434866528_n

八零年代到九零年代,愛滋病猖獗,藥的品項稀少且難以取得。年輕人身當白老鼠,自行測試、偷渡所謂的「禁藥」。「禁藥」不代表沒有效用,而是未得到藥管局許可。官方認可的藥,如大家耳熟能詳的AZT,非常毒,殺死愛滋細胞,同樣也損害免疫系統(這部分看《藥命俱樂部》會更清楚),不少患者其實是因此而死的。政府遲遲不開放更多藥品進入美國,藥廠和政府官商勾結。他們和死神賽跑,被逼急了,只好走上街頭,和政府抗爭、要求政府授權藥廠製藥。

導演整理了700小時的影像,整整近20年的愛滋病運動史。

一開始,他們打游擊戰,喊出朗朗上口的口號,統一dress code,恰恰好就是今日正夯的「路過」。就這樣坐在馬路上,讓警察抬走。
他們也佔領藥廠,擠在藥廠門口告訴為了那些主事者,你這樣搞會害死我!
最重要的一次,他們繞過白宮,朝白宮潑撒愛人同志的骨灰,看了令人鼻酸。在白宮正對面,鋪出百人拼布,念出一位位死者的名字。

這是一場冗長的戰爭,需要極大的心力、耐心與時間。十幾二十年,不少戰友因理念不合而分開,更有不少戰友就這樣死去。

264048_4689704560060_1554351121_n

ACT UP! FIGHT BACK! FIGHT AIDS. 早期,他們萬眾一心時,是這樣說的。

Plague! We are in the middle of a fucking plague! 後期,他們既失望又恐懼,互相指責對方。Larry Kramer很憤怒:我們都要死了,你還要爭這些。影片在此

ACT UP! FIGHT BACK! FIGHT AIDS. 殘存下來的人持續奮鬥。在拼布之後,還要好幾年。有效的藥才出現。

成功了,但他們精疲力盡。成功了,但沒有太多欣喜。就像所有的革命、所有的抗議運動那樣。 

page

寫這篇另外一個目的是幫影展打廣告,應台灣第一屆酷兒影展之邀,《瘟疫生存指南》中不卑不亢的男主角Peter Staley會來台灣參與映後訪談喔。詳情見此

另外,片中不爽同志們互相指責分裂,大喊:"Plague! We are in the middle of a fucking plague!" 的Larry Kramer,此生最重要的劇本The Normal Heart,在上周美國艾美獎中獲得最佳電影。由美國最會賺錢的同志編劇Ryan Murphy (Glee, Nip/Tuck, American Horror Story)導演。獲獎後,Ryan Murphy攙扶著身體虛弱(圍著厚圍巾、戴帽子)的Larry Kramer慢慢走上頒獎台。

EMMY Ryan Murphy escorts Larry Kramer

同志不死,只是凋零。 

PS:台灣太陽花學運,如果依照時間軸,認真篩選每一天的媒體素材,先不必找當事人訪談。再照《瘟疫求生指南》的規模,也有可能是精彩的紀錄片阿(亂入無誤)。

延伸閱讀:藥命俱樂部心得

The Invisible War (2012)

[日舞]Kirby Dick《隱形的戰爭The Invisible World》(2012)

The 85th Academy Awards (2012) Best Documentary Nominee

「最痛苦的並非性侵害本身,而是在國軍訓練中建立起來的兄弟姊妹情誼,軍中就像是一個大家庭,結果那些被我當作兄弟/父親/朋友的人,成為性侵我的人。這是一種亂倫的錯亂,失去的信任無法重建。」

電影中所有獻聲說法的女軍,美軍專業學校訓練畢業時的成績都是頂尖的,其中兩位甚至被分派到華盛頓的Marine Barracks,最優秀精實的海軍單位,保衛白宮安全與每次總統出訪的行程。沒想到分派到各個單位,才是噩夢的開始。受害者飽受「創傷後壓力心理障礙症」(PTSD)的折磨。

軍中性侵實在太容易了(到一種不可思議的地步),性侵犯並未受到法律的制裁,而且會因為一次一次的經驗而更加純熟,保證自己能全身而退,是惡名昭彰的重複性侵犯。因為美軍的犯罪與審判不經手一般法院(也就是無法報警),自己審自己的情況,造就了男性共謀的結構。性侵案件頻傳,有再多證據,基本上就是司令官說了算。(可以對照洪仲丘事件,台灣的軍審法走入歷史。以後相同的情形必須照一般司法程序來。)最可惡的,是有些長官性侵了下屬後,反告她通姦罪,因為受害人未婚。真是吃人夠夠。

性侵對象不只女性。性侵男性的案件其實更多,舉報的比例更少。通常會性侵男生的,都是異性戀者。性侵害與性向無關,而是一種暴力、權力的展現。

856617_558880420796257_1272909013_o

全體工作人員參與奧斯卡盛會,幾位主角也出席了。

最令人不捨的是這些女軍的遭遇,在絕世獨立的單位服務(偏遠的碼頭,雪地等),被性侵了,(不能報警)想告訴家人,但電話被監聽,再次被警告及輪姦。只能等放假外出時偷偷告訴家人。其中有一個女孩,生長保守的軍人家庭,就這樣哭著和她的海軍爸爸說,我不再是處女了。令人鼻酸;還有被性侵犯者打到咬合不正,要動手術的,苦苦等著軍方單位的補償金,卻只等到冰冷的公文,「當我知道我太太的遭遇後,我就無法繼續服役了。我太太比我還喜歡這份工作,她卻被粗魯的對待。」她的先生如此說;也有懂軍中潛規則的女孩,拚了命想保護自己,在總統就職表演後堅持不喝酒,最後還是被下藥,隔天長官得意洋洋地說,你還不是被我性侵了。真是離譜到了極點。看到這些女性,勇敢站出來面對攝影機,願意合作控告軍方,筆者覺得相當不簡單。

「所以當我看到我兄弟的約會對象喝醉的時候,我會告訴我兄弟,等她醒了在問她要不要和你上床(ask her when she's sober)。」2011年,面對排山倒海的批評,美國國軍花大量的預算製作這類精美的廣告、饒舌歌與文宣。體制面對衝擊時,竟然做出如此的反應,真令人大開眼界。原來面對危機,處理方式遲鈍的不只有台灣而已。而是建立已久,日趨僵化的體制。體制難以迅速改變/做出反應,是民主社會最引人詬病之處。

如果女性因此懼怕從軍,對國軍的實質與形象來說,都是很大的傷害。遺憾的是到電影最後,這些指控仍無疾而終。更誇張的是,電影中指認的性侵犯,最後都升官,還有一位被授勳。這讓受害者情何以堪。

這類挑動保守派神經的作品,實在不可能獲得猶太老頭學院的青睞(入圍就不錯了)。奧斯卡真是(依然)無腦。

The Act of Killing (2012)

[柏林][TIFF]我是殺人魔The Act of Killing (2012)

The 86th Academy Awards (2013) Best Documentary Nominee

這部呼聲最高的入圍作品,輸給立志美國紀錄片《離巨星二十英尺》(20 Feet from Stardom),真是跌破影評人的眼鏡(也是演藝學院的恥辱)。《我是殺人魔》是一部非常特別的紀錄片,向一般人所認定的道德是非,提出了質疑;冷戰時期,不管支持哪一個陣營,一旦跳脫理論層面的思考,落實到日常生活之中,還是擺脫不了有心人的權力鬥爭。最痛苦的,當然還是老百姓。

vlcsnap-2014-05-09-19h24m54s231

這是一部關於死亡電影。主角Anwar Congo及他的好友(小嘍嘍?)。Anwar Congo,殺死了無數的共產黨人,是個備受敬重的「流氓」。看到導演拍攝就一副興奮傳授當年勇的模樣,讓人覺得百感交集。

vlcsnap-2014-05-09-16h55m43s66

「什麼是民主呢?擁有太多民主就是一片混亂。」印尼勢力頗大的五原則青年團頭頭(Leader of Pancasila Youth)。有錢可以玩高爾夫,當然支持獨裁阿!

vlcsnap-2014-05-09-17h26m43s222

Anwar Congo觀看他那個年代的反共廣告。把共產黨刻劃成會在夜黑風高的晚上強姦婦女的惡人(這招國民黨好像也用過嘛)。

冷戰時期,印尼政府被軍方極權控制,利用幫派份子剷除所謂的共產黨(有些根本不是,當年在印尼生活的中國人頗衰),並接受西方檯面下的協助。十幾年過去了,這些殺手都沒後悔,替自己的行為感到驕傲。試著把當初的惡行自己拍出來。讓印尼人民知道,他們比共產黨更兇狠(?)。

導演Joshua Oppenheimer會講印尼語,和當地的地痞與官員混得其熟,大家都對他沒有戒心;好似劉姥姥入大觀園一般,Joshua的攝影機帶著觀眾進入各種不可思議的印尼場景:流氓收藏的各國珍寶、跟著去和中國移民收保護費、包含許多流氓們土法煉鋼的電影側拍畫面。獵奇又誠實,成功吸引了鬼才Werner Herzog的背書。

vlcsnap-2014-05-09-19h16m29s48

其實政府也對五原則青年團(Pancasila Youth)很頭痛,但就如團員所說的,這些流氓是必要之惡,比起警察,流氓反而比較好用;「流氓可以維持治安,也能製造動亂。」怎樣證明自己有能力維安呢?殺了幾個共產黨員事證明自己實力/能力的重要指標。

vlcsnap-2014-05-09-18h31m00s135

「只有勝利者才能定義所謂的“戰爭罪刑”,而且更重要的是,不是所有的真理都是好的(not everything true is good.)。」這位殺手和老婆女兒一起逛百貨公司,母女兩人自拍,他一人無語呆望;殺了這麼多人,擁有這麼多財富,在這本該幸福的資本主義小確幸裡,卻如此的諷刺。

vlcsnap-2014-05-09-19h11m31s136

當流氓都久了,難免想選議員。結果極右派法西斯分子竟然學習美國民主國家Obama的演講姿態,超好笑XD

vlcsnap-2014-05-09-19h18m45s105vlcsnap-2014-05-09-19h19m30s65

獨裁國家,選舉都是騙人的,賄絡才是真實的。沒有禮物三寶是不會理你的XD 小嘍嘍後來參選失敗。

vlcsnap-2014-05-09-19h20m02s132vlcsnap-2014-05-09-19h20m05s158vlcsnap-2014-05-09-19h21m07s11vlcsnap-2014-05-09-19h21m19s132vlcsnap-2014-05-09-19h21m26s202vlcsnap-2014-05-09-19h21m31s253

這一段太好笑了。下去領500的精隨。

vlcsnap-2014-05-09-16h39m56s63vlcsnap-2014-05-09-16h40m55s136

「作為一個新聞工作者,我們的職責就是讓大眾憎恨他們。」印尼蔡衍明說。從來沒有任何一部電影,如此適合國民黨。國民黨應該要向這些印尼幫派殺手學習。極權時代暗殺別人的殺手,應該要勇敢站出來,把當初怎樣暗殺別人的行為拍電影。還可以為國爭光。

vlcsnap-2014-05-09-18h23m02s227vlcsnap-2014-05-09-18h23m32s18

流氓們到報社拍電影,可能是看到導演是外國人,老記者徹底否認當時報社樓上發生的屠殺。馬上被流氓打臉。

vlcsnap-2014-05-09-19h26m50s114

Anwar Congo在特別拍攝了自己的噩夢。那些道具都好獵奇阿XDD

vlcsnap-2014-05-09-20h38m46s8vlcsnap-2014-05-09-20h39m00s149

Anwar Congo此生被鬼魂纏繞,睡不好覺。他歸咎於自己沒把這些人的眼皮蓋上。重返現場,他曾在森林裡殺死了一位共產黨員,忘了替他闔眼。

vlcsnap-2014-05-09-20h50m23s50vlcsnap-2014-05-09-20h50m41s247

一位厲害的角頭人物邀請Joshua來拍他收藏的水晶。獨裁政權會破壞反抗人士的遊行XD

vlcsnap-2014-05-09-21h01m22s244

五原則青年團(Pancasila Youth)是當時屠殺共產黨雲的主要力量。因為電影拍攝到了一個階段,所以流氓們上節目宣傳。真是太詭異了!

vlcsnap-2014-05-09-21h02m01s127

風水輪流轉,屠殺了這麼多人(有些甚至不是共產黨員),加深了人民心中的恐懼,對這些流氓其實是敢怒不敢言的,最有效的方式也許是抹去這段歷史。屠殺漸漸變人遺忘,連流氓也感傷,自己的豐功偉業怎麼不被記得呢?

vlcsnap-2014-05-09-18h23m34s40

這段很精彩。在報社拍殺人戲的時候,有一個工作人員興致沖沖的說,嘿,我也是移民哩,當初共產黨員把我的的繼父抓去殺死了。殺手們的氣氛一陣尷尬,於是提議那裏來當我們殺死的人好了,工作人員同意了(全身黑衣的那位,幹嘛同意呢真是的= =)。表演的過程中,這個男人表現了真實的恐懼,「這些人今天又抓到我了,要把我直接殺死」的恐懼。他啜泣,連鼻涕都流出來了,「我可以打電話給家人嗎?」而老殺手們也沒再客氣,真的是對他非常暴力不耐煩。真實與虛構之間的界線在哪呢?當他們替他戴上了頭套,用力將繩子拉緊的時候,身為觀眾的我,坐如針氈。

vlcsnap-2014-05-09-21h15m30s33

拍攝一場火滅村落的戲。找了流氓們自己的孩子當臨演。真的放火燒房子的時候,所有的老人孩子哭著奔跑起來,即使導演說CUT!結束了!老人孩子還是止不住淚水的哭泣著。這張截圖捕捉到了發想+製作人Anwar Congo難得失落與無力。

vlcsnap-2014-05-09-21h16m21s13

他沒想到,自己也被那種恐懼所壟罩了。

vlcsnap-2014-05-09-21h42m58s104vlcsnap-2014-05-09-21h43m10s227

共產黨員感謝流氓們送他上路XDDD 在影片中替自己的行為辯解

vlcsnap-2014-05-09-21h46m19s81vlcsnap-2014-05-09-21h47m14s118

殺手也是人,Anwar Congo後來演出被鐵絲勒死的共產黨員,懼怕到無法演下去。「Joshua ,我當時被恐懼籠罩了。那些被我殺死的共產黨員,當時也是如此恐懼嗎?」「那些被你親手殺死的共產黨員們,經歷的恐懼是你的好幾倍;因為他們面臨的是死亡,而你只是演戲而已。」老殺手哭了。因果循環,此刻人性光輝相當可貴。 

 

 

 

 

創作者介紹

逐夢者The Dreamers

hhalleb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許莉❤
  • 許多人覺得紀錄片沒有大卡司沒有精彩的特效
    但真的有許多紀錄片反而更能夠觸動人心
    雖然許莉不是常看電影的人
    認真地介紹也讓我想去瞧瞧了,大推!
    這三部題材都滿吸引我的!
  • ^^很高興你喜歡喔

    hhalleberry 於 2014/10/03 16:1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