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Hh_荷荷貝瑞

我們抽菸不是為了享受是為了表明我們的信仰

We don't smoke for enjoyment, we smoke to proclaim our faith. 我們抽菸不是為了享受,是為了表明我們的信仰

第一集預告

《末日餘生》由Lost的創作人Damon Lindelof主創,劇本經由Tom Perrotta的暢銷宗教書《剩餘者》改編。
本劇的故事發生在一個叫做Mapleton的郊區小鎮上,近百位鎮民一夕之間突然失蹤。而這些「被拋棄的人」不得不面對至親好友的離去重新生活。
根據基督教的千年教義,當基督再臨人間時,最忠實的信徒將「被提升天」。在本劇的設定中,「升天」事件已經發生,全世界有2%(1.4億)的人口「失蹤」了,其他未被選中的信徒仍然留在塵世。當該劇開始時,「升天」事件已經過去3年時間。
「這是一部描寫後末世時代人類生存狀態的劇集,只不過你向窗外張望的時候,似乎末日從未來到過,」主創Damon Lindelof說,「但它確實發生了。」
作為一部改編作品,忠實度的問題再度成為了大家關注的焦點,尤其是當原作者Tom Perrotta也參與其中的時候。作為一部連續劇,本劇將如何向其觀眾解釋這一謎團,即1.4億人怎麼就能同時蒸發了呢?
這一核心思想不可避免地牽涉到了基督教中對於「被提升天 Rapture」的定義,即上帝最忠實的信徒會在末日之前被提升入天堂。但是Perrotta想做的並不僅僅是對這一概念的闡述。
「我認為Rapture是一種對於失卻的完美譬喻。尤其是突然地失卻。」對此Perrotta提出了一種轉折:如果這不是傳說中的「Rapture」,只是一個隨機事件會怎樣?這是否會摧毀人們的信仰體系?

------------------------------------------------------------

我很喜歡Opening Credit,人類是無助的,被寵召升天卻並非出自己意,忘不了親人,也許是人類的原罪。

o-CATHEDRAL-facebook

筆者自襁褓即受洗,對宗教的諸多思想在成長後化成一種癮。這是一部筆者會喜歡的影集。最後的介紹尤其吸引我:如果這不是傳說中的「Rapture」,只是一個隨機事件會怎樣?這是否會摧毀人們的信仰體系?未被揀選的人自認被揀選人根本不配,「我」才配得上被提升天;同時,面對親人突然離去,新興教派崛起,威脅傳統社區基督教勢力。本片圍繞在警長Kevin Garvey一家的身上:老婆Laurie跑去邪教Guilty Remnant,不說話,每天抽菸;兒子Tom追隨另一派邪教;家中只剩下女兒Jil,因為母親和哥哥的離去,持續沮喪與叛逆。

the-leftovers-penguin-one-us-zero_article_story_large

Laurie與教主Patti。宗教訴求為哀傷不能言語(也可能是怕被監聽),他們僅用紙筆溝通。

下載 (1)

Tom追隨的邪教主:Wayne。此角色複製了過往邪教裡一人獨大,甚至可以享用女信徒肉體的酋長式信仰。這裡的人物設定故意區分種族:黑人領袖、亞裔女朋友群、白人小弟負責維護系統地進行。Tom乃其中之一。不免落入俗套地,他愛上了Wayne的女友。

left-left-leftover-hp

Jill。(很久不見的Live Tyler)

只有Jill在家中陪伴警長父親Kevin。Margaret Qualley的美貌勝過他青澀的演技。

Margaret-Qualley-facts-about-The-Leftovers-actress-including-boyfriend-rumours-cover2Margaret-Qualley-facts-about-The-Leftovers-actress-including-boyfriend-rumours-andie-macdowell-04

Margaret Qualley有個鼎鼎有名的媽媽Andie MacDowell

‪#‎完美基因‬

你還記得Andie MacDowell(《性謊言錄影帶》、《妳是我今生的新娘》、《銀色性男女》)嗎?
我從來沒有喜歡過她(從克莉絲汀史考湯瑪斯aka汀姊身邊搶走休葛蘭欸!),而她的女兒Margaret Qualley有青出於藍的趨勢。
老爸是模特兒,九零年代婚姻組合經常是女明星加男Model。

10959736_442574179233519_5020924533368484565_n

Andie MacDowell另外兩個小孩的基因也很完美,比上次那個阿諾的女兒完美很多好嗎,做人還是要有點標準,不要那麼 ‪#‎CCR‬。

10411053_442573762566894_7916929307522863840_n

廣為流傳之史特龍的女兒都超美,兩相對照覺得有事嗎?

tumblr_n21riuj1gY1rb6id0o1_500

Margaret Qualley現實生活中的男友,Nat Wolff。

palo alto nat wolff zoe levinMargaret-Qualley-and-James-franco-palo-alto-1542x813

Nat Wolff和Margaret Qualley曾一起演出《帕羅奧圖年少Palo Alto》(2013),但兩人在電影中的角色毫不相關。這兩個孩子都潛力十足,值得期待。

以下完全不顧文章脈絡,分享母女美照。

VANITY_FAIR-0054VANITY_FAIR-0394VANITY_FAIR-0556

除了美少女令人垂涎之外,其他硬底子演員也讓人眼睛一亮,先從Carrie Coon開始吧。

HBON-AAKKA-000-IMG-01-960x540-PST

The Amazing Carrie Coon
Carrie Coon,芳齡33。2014是她的豐收年。劇場演員出身,她在2014年的《控制Gone Girl》裡,飾演班艾佛列克的妹妹Margo。
在HBO影集《末世餘生The Leftovers》 裡,她是家庭主婦Nora。幫先生及一雙兒女做早餐,一轉頭,家人全部消失。

ep06_nora

我們第一次見到Nora的時候,她雇用妓女射殺自己。她的憂傷與哀愁深刻地無法測量。

Carrie Coon有典雅的氣質,演技的爆發力不容小覷。評論認為整部影集一直要到以她為主角的〈訪客The Guest〉才有了重量。那一集裡她的身分被盜用、在救世主Wayne的懷裡哭泣

下載

Nora you lost someone, Yes? someones? Nora, 你失去了誰嗎?失去不只一個人?
And you believe that you will always feel that pain? 你覺得自己會永生感覺到這種痛苦?
if it starts to slip away you seek it out again, don't you? 當痛苦悄悄退潮時,你會再次尋找它,對吧?
you won't let it kill you, and you won't kill youself. 你不會讓痛苦吞噬你,你也不會自殺。
For whoever is joined with all the living there is hope. Surely, A live dog is better than a dead fire.生靈聚首之處必有希望。一隻苟且偷生的狗強過死去的野火。
Hope, is your weakness. You want it gone because you don't deserve it. 希望,是你的阿基里斯腱。你覺得自己不配擁有它,所以驅趕它。
Nora, you do deserve hope. Nora, 你是值得擁有希望的。
Do you want to feel this way? Then let me take it from you.你想要一直擁有現在的感覺嗎?讓我把行屍走肉的重擔從你身上拿走吧!

Wayne說到這裡時Nora已泣不成聲,她只含糊地說了一句:Will I forget him?

Never. Wayne張開手臂,堅定地說。

1410247981486.cached

之後Nora好像就好多了。但編劇是不會放過她的。

《末世餘生The Leftovers》最痛心疾首的一幕,是在事發後的三年,從傷痛中走了出來的Nora,一如往常地起床,刷牙洗臉,下樓準備餐點。然後,在樓梯間看見了Guilty Remnant準備的,三周年見面禮。

(大雷)

Carrie Coon不敢置信,她愣在那裏。然後張開嘴,大大的,無聲地哭泣。
等到她情緒平復,她坐下來,輕撫那些紀念物,寫了一封信給劇中的男主角Kevin,全劇最完美的獨白

「我想要往前走,我以為我忘記失去親人的痛苦了。驀然回首,他們還坐在那張餐桌前;當時,他們拋棄了我,我也拋棄了他們。我其實沒有忘記,在心底,我其實是不想要往前走的。」
30歲以上的女星可以在好萊塢成為備受矚目的新星,這件事本身就是一個奇蹟。希望像Carrie Coon(33)以及Jessica Chastain(37)這樣有實力的女演員,可以大量被看見。

延伸閱讀:娜塔莉專訪

leftovers-1-hp

本片的男主角Kevin-由Justin Theroux飾演。Justin Theroux是一個超級被underrated的演員,有很長一段時間被稱為珍妮佛安妮斯頓的男友。但Justin Theroux可是演過大衛林區的《穆荷蘭大道Mulholland Dr.》(2001)欸(疑似大衛林區御用班底)!光是這一點就贏過布萊德彼特了吧!

leftovers_deer

The Leftovers這部影集中最特別的一件事,就是沒有一個人是完全的惡人(即使是教主Patti)。 Justin Theroux將小鎮警長Kevin奮力抵抗洪流的心情琢磨地令觀眾感同身受:他的過於用力,到了第一季倒數第二集的〈Garveys家族全盛期The Garveys at Their Best〉才揭開了面紗:在「消失/被提升天 Rapture」之前,這個小鎮上所有的人都非常快樂,除了Kevin:老婆Laurie是有名望的心理醫生,賺的錢比他多;兒子女兒無憂無慮,和媽媽感情極佳(與自己生疏)。在工作上,他被老爸警長壓得死死的,雖然是個警察,但在警察局裡是個被眾人嘲笑的官二代角色。小鎮的教區牧師Matt和妻子感情融洽,警長老爸和小鎮鎮長Lucy也是戀情穩定。這集特別安排了一場派對,派對上所有人都談笑風生,只有Kevin覺得格格不入。工作上不如意,情感上與Laurie漸行漸遠,常常吵架,孩子也和他不熟。

Kevin在這一集,第一次看到鹿。那是一隻巨大的鹿。他接獲鎮民線報去處理暴衝入民宅的鹿(這種事由警長的兒子處理,再羞辱不過了)。在處理之中遇見了一個女子。欲與之發生性行為。

1.09〈Garveys家族全盛期The Garveys at Their Best〉是第一季中最可怕的一集,經典到絕對可以在美劇史上留名。編劇之前用心鋪得梗、那些觀眾所不解的角色反應,都在本集中駭人聽聞的解開了,就像是打開了大衛芬奇《Se7en》裡的那個箱子。

(大雷)

我們如何描述消失的經驗?消失者是否真為、被神所揀選(a Rapture)之人?在Max Richter的配樂以及HBO一向精準的電影語言中,消失可以如此詩意。所有過往的懷舊美好,就在那一瞬間,僅僅是那一瞬間,宛如上帝開的玩笑那般,突然扭曲翻轉了過來。

消失,Kevin準備一夜情的女子消失了。消失,牧師Matt的太太因對象列車駕駛消失,被猛烈撞擊有生命危險。消失,Tom & Jil在學校科展會場手牽手圍成一個圓圈,進行科學實驗,手上牽著的同學突然消失了。

消失,Nora回覆新工作進度,小孩吵鬧老公不理,在她焦頭爛額之際,那些吵雜聲消失了;一轉頭,先生和一雙兒女消失了,只剩下孩子打翻的牛奶杯。

消失,Laurie煩心又帶著甜蜜感受的新生兒,那個她想要墮胎去除又覺得可以之挽回先生知心的胎兒,在產檢心電圖中,前一秒擁有強大心跳,下一秒,消失了。(終於,我們理解Laurie沉重的憂傷,她全劇緊繃著神色,加入Guilty Remnant堅定的意志,源頭是她還來不及跟任何人訴說的秘密,就這樣就沒了。Laurie什麼都沒說,只有觀眾知道。)

images

和小鎮裡其他人不同,大家的厄運似乎對應著Kevin窩囊生活的終結。他的父親因此癲狂住進精神病院,Kevin接續父親的職位成為警長。他的人生彷彿和其他人悲慘的生活背道而馳,開了一扇光明的窗,似乎終於找到了人生目標:將破碎的家庭找回來、讓小鎮恢復正常。他就像是希臘神話裡的薛西弗斯,每日推動巨石,卻日日徒勞無功。妻子頑強地在Guilty Remnant待著,兒子Tom偶爾才會回覆他承載濃厚父愛的手機簡訊,Jill對父親突然熱衷於自己生活的各種干涉與保護,相當彆扭與抗拒。Kevin常常看到鹿,聖經裡的聖物;以及一名神秘人物Dean。他酗酒,他開始擔憂自己精神不正常。其中一集,Kevin用警察局的烤麵包機烤了一片麵包,之後卻怎麼也找不到,那集片尾,他拔掉烤麵包機的電源,把機器舉起,焦慮地搖晃它,終於掉出了那片形而上的麵包。Justin Theroux的表現可以說是完美,每一個現實生活中的薛西弗斯,都可以感同身受。

left-leftovers-hp

kevin和Guilty Remnant的教主Patti。(後面是Dean)

Kevin擔任警長後最大的「敵人」就是Patti,小鎮上人人厭惡的Guilty Remnant,是Kevin需「解決」的首要任務。Kevin的柔軟對上Patti的強硬,某種程度來說兩人亦敵亦友(老婆在那裏).偶爾Kevin酒醉,會跑到Guilty Remnant白色建築物前,按電鈴,想看看老婆,問老婆為什麼?Patti總是強硬的用紙筆告訴他請回。在第一季尾聲,Kevin在酒醒後發現自己與Dean聯手綁架了Patti,清醒後Patti反而要他殺死自己:「我是將死之人,我死了,還會有人接替我的位置。」出乎眾人意料之外,Patti飲槍自盡。

Kevin找來牧師Matt協助安葬Patti,Matt把聖經裡打折的部分交給Kevin,那是約伯記23章8到17節。也許是跟著劇情一路走來的緣故,Kevin用英文朗誦約伯記23章是那麼感人:

The Leftovers Season 1: Episode #10 Clip - Kevin Eulogizes Patti

Job 23: 8-17 
08 But if I go to the east, he is not there; if I go to the west, I do not find him. 
09 When he is at work in the north, I do not see him; when he turns to the south, I catch no glimpse of him. 
10 But he knows the way that I take; when he has tested me, I will come forth as gold. 
11 My feet have closely followed his steps; I have kept to his way without turning aside. 
12 I have not departed from the commands of his lips; I have treasured the words of his mouth more than my daily bread. 
13 But he stands alone, and who can oppose him? He does whatever he pleases. 
14 He carries out his decree against me, and many such plans he still has in store. 
15 That is why I am terrified before him; when I think of all this, I fear him. 
16 God has made my heart faint; the Almighty has terrified me. 
17 Yet I am not silenced by the darkness, by the thick darkness that covers my face.

當Kevin念到"departed"的時候,看了Matt一眼;departed有「背離」的意思,也符合本劇主題:「被拋棄者Been Departed」。這些仍然活著的人就像是被神所拋棄一般,苟延殘息在「也許哪一天神也會讓我消失」的恐懼中。但即使如此,還是不願意放棄一種無名狀信念。即使什麼都無法相信,還是需要相信些什麼,才能活下去。關於這點,也許牧師Matt的體會更深。

leftovers10_article_story_large

Matt & Kevin

牧師Matt是本劇最令人敬佩的角色,他是Nora的哥哥,原本幸福美滿、期待新生兒出生的家庭,在消失事件後徹底粉碎:當時妻子正在開車,因路上行駛中的車輛駕駛莫名消失,無人駕駛的車子撞擊到Matt妻子,導致下半身癱瘓,無法言語。而Matt服務的教會也因為消失事件,流失大量的信徒。甚至連教堂也保不住。但即使是如此,Matt對神還是不離不棄,永遠保持樂觀。在其中一集,為了保住教堂地產,Matt在禱告後獨自前往賭場,靠神之名獲得了足夠保住教會的金錢。卻因為一場意外金錢被歹徒搶走。溫文儒雅的神職人員第一次大大發怒,震撼觀眾。Matt是全劇中唯一擁有信仰的人。某種程度來說,Matt就是約伯。失去所有,唯一一次發怒也是為了保住神的教會。那一集的尾聲,他滿身傷痕回到家中,不忘照顧癱瘓的妻子,也不忘記禱告。Matt是完全人,是基督徒典範,沒想到可以在美劇中看到這樣令人感動的基督徒。觀眾對這位英雄參雜著憐憫與喜愛之情。

 Episode 108

Patti數點「百姓」,我很喜歡這裡的驚悚懸疑感,帶點聖經意味。

Patti是個幽靈,是個遊魂.。我們從〈Garveys家族全盛期The Garveys at Their Best〉得知她是Laurie的病人,一直有世界即將毀滅的末世感。消失事件後,她長久以來的預言成真。成立了Guilty Remnant,心理醫生反過來成為她的教徒。Patti彷彿舊時代象徵,頑固的礁石;她不希望小鎮的鎮民們忘記「消失」。於是和教徒們時時提醒著鎮民:「消失」可是貨真價實的。他們極端地,要大家留在傷痛的過去。照片裡的衣服,是當初消失者的穿著。Guilty Remnant記住了所有的細節。在「消失」三周年,將「見面禮」送給這些失去親人的親屬。也就是上面Nora下樓看到的那樣。

 Remember

「如果他們忘記了,我們就讓他記起來。」

失去至親的痛苦,本來就很漫長。療傷的目的是為了走出傷通.但Patti及其Guilty Remnant與療傷宗旨背道而馳。她要這些人時時檢視傷口,時時回首過往。

b699d5f2a3d171a29f5d95746056290dc4748ce6

在週年紀念會時,群起舉牌挑釁。

The Leftovers Patty Speech

O vanity of Sleep, Hope, Dream, endless Desire,    
The Horses of Disaster plunge in the heavy clay:    
Beloved, let your eyes half close, and your heart beat    
Over my heart, and your hair fall over my breast,    
Drowning love's lonely hour in deep twilight of rest,    
And hiding their tossing manes and their tumultuous feet.

Patti朗誦WB Yeats的詩。有一說,Patti和Dean是Kevin幻想出來的。Patti代表老婆Laurie,Dean代表Kevin憤怒的一面。詩是一個隱喻,Kevin應該要放下他的"beloved" - 老婆Lourie。而Patti(Lourie)的死亡預表了這點。

「如果他們忘記了,我們就讓他記起來。」「我想要往前走,我以為我忘記失去親人的痛苦了。但我其實沒有忘記,在心底,我其實是不想要往前走的。」

在失去與擁有之間,在記得與遺忘之間,《末日餘生》展現了高明的敘事技巧,在人性高度與聖經道德間取得巧妙的平衡。是近十年來難得一見的宗教取向美劇:可它又不狗血,且深深刺痛觀眾的心。在寫完這篇之後,筆者終於可以放心看第二季了。

 

 

 

 

創作者介紹

逐夢者The Dreamers

hhalleb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Matt是Nora的哥哥,不是Meg
  • 3Q^^

    hhalleberry 於 2017/10/18 22:3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