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Hh_荷荷貝瑞

11218823_489291901228413_7609301868839322778_n

 

女神殿相識已久,默默累積了不少描述我們從虛擬世界建立友誼的文章。在我行我素的影評人之中,他可能是最認真、也最有系統發表電影佚事/心得的作者了。什麼都不在乎的影評人最麻煩了,明明就是那麼聰明那麼銳利,卻總懶得持續寫下去;或是因為工作的緣故停止了那樣鉅細靡遺又嘆為觀止的影評與平行報導翻譯。這種時候,我們還有女神殿。他總稱筆者為手帕交,其實在臉書的世界裡,我都是沾他的光而已。時序由近到遠,手帕交小記。

 

 

 

IMG_20171002_154611_062

要珍惜可以在下一秒就進入電影流(flow)的友人(aka不熟的臉書朋友)及聚餐。即便我們在現實生活中有所交集,那憑藉的本源還是最難以取代的東西。

[我的婚禮賀詞]

初識craigga,覺是他是活在電影世界裡的人,浸淫其中、眼神發亮。他不是不善於社交,只是覺得跟同好還要玩社交的那些太過麻煩了。相遇的下一秒我就進入了那樣聊天的氛圍,好像把無名網誌裡的世界挪移到現實生活上演一般;以至於同行友人以為我們認識已久。

認識久了也知道,他有自己的十字架。但像我們這樣會因為電影眼神發亮的人,應該還是可以活下去的。
知道有了Nn,Nn可以包容他的偏執與純真,可以和他一起分享那些閃亮電影的時刻,真是太好了。

見到Nn,她對於美好事物有種令人安心的滿足,譬如開心戳戳你的手臂,小聲地說:「這個真的很好吃!」後來知道她是個非常特別、柔軟,卻又堅毅的女生。她的攝影作品讓人放鬆,而她的電影心得像是你寫作的反面。

「眾人憋笑,我獨自哽咽」,你是安端,也是那些伍迪艾倫;我想不出一個可以形容她的角色,每個女人是獨特。如果真的要找出一個,那就是Metropolitan (1990) 裡的Audrey Rouget了:溫柔婉約,骨子裡極有個性,不與眾人一般見識。她那些真誠不保留的性情,只屬於你。

祝你們幸福。

29749668_10157342477445550_7519735948296996614_o

很喜歡這篇短文。

「花三小時看一部電影,釐清作者論創作理念、文學批評的各種套數,看完電影,還要進行嚴肅神聖的截圖作業。」

我們大抵都是一邊看一邊想,另一半必須忍受突然的中斷:等一下,我要截圖。研讀訪談認真翻譯,flickr豆瓣留下足跡。結交一些對岸一絲不苟的文青朋友。

塞滿檔案的硬碟已不再拿出,總有人心有靈犀跟你截同樣的圖。
文青前中年期懺悔錄,全部刪除也不在乎。

「畢竟我已經擁有___。」
美好留在腦內,書寫成為往事,沒有人閱讀部落格。

「如果有一天,這一切都終將消逝,還有什麼是可被留下的?」
吉光片羽,殘簡斷句,小資人生,終究是跪著走。很喜歡這篇短文。

「花三小時看一部電影,釐清作者論創作理念、文學批評的各種套數,看完電影,還要進行嚴肅神聖的截圖作業。」

我們大抵都是一邊看一邊想,另一半必須忍受突然的中斷:等一下,我要截圖。研讀訪談認真翻譯,flickr豆瓣留下足跡。結交一些對岸一絲不苟的文青朋友。

塞滿檔案的硬碟已不再拿出,總有人心有靈犀跟你截同樣的圖。
文青前中年期懺悔錄,全部刪除也不在乎。

「畢竟我已經擁有___。」
美好留在腦內,書寫成為往事,沒有人閱讀部落格。

「如果有一天,這一切都終將消逝,還有什麼是可被留下的?」
吉光片羽,殘簡斷句,小資人生,終究是跪著走。

延伸閱讀:覺得藍色憂鬱

16300113_1183730555077641_8088962128828789466_o

大學末代,無名時代;下課後固定在政大總圖閱覽室吸收電影新知,網路上認識,傳小紙條相識。

歷經女神殿當兵(「侯麥走了,I thought you should know.」「嚙指痛心。」)、筆者認識人生中另一半(「我跟他在一起了!你是第二個我想告訴的人!」)、女神殿找到生命中的洪大,陪伴彼此度過大學後十年的光陰。

從部落格到手機簡訊,從msn到臉書。你以前的認知是網友都是騙人的,網路上不可能認識朋友,網路上沒有真心,但你偏偏就遇到了可以一輩子的緣分。

女神殿生日快樂,可以參與女神殿從草創到茁壯的過程,筆者與有榮焉。

延伸閱讀:女神殿十歲生日

11057702_771877562929611_171578460708979956_n

[he's my person](註1)

各位觀眾,影評人Ryan最近辦了一個影展,就做「女神殿影展」。我嚇得花容失色:難道我的手帕交,在未通知我的情況下,自己搞定了一個影展?!後來發現是誤會。

我的手帕交不會放過這個揶揄「女神殿影展」的機會,如果是個懂人情世故的人類,會藉此邀正宗女神殿寫文章,禮尚往來,畢竟一個影展,越多人罵與質疑,會越紅。

沒想到Ryan走了一條,小鼻子小眼睛的路數,私下和臉書上分享正宗女神殿狀態的人說:請你不要分享,好嗎?人家都這樣講了,許多人也就只好取消分享。這是一件非常荒謬與可笑的事情。激怒了正宗女神殿,我的手帕交。

[IN THE BEGINNING]

各位觀眾,我想藉這個機會,重述我和正宗女神殿-黃湯姆(註2)認識的過程。

那是一個,還有無名及MSN的年代。那甚至是一個,還有錄影帶的年代。是的,錄影帶。筆者在政大四年,見識了科技日新月異的轉變。大一的時候,筆者常常上總圖四樓(那是一個長年濕氣蒸騰的場所,抬頭看到天花板都是壁癌。濕濕冷冷,中午很好睡。),到那狹小的辦公室裡,借一捲錄影帶,回到預約的木頭桌椅傳統方形電視小隔間,將錄影帶放入播放器。我就在哪裡,看完了奇士勞斯基的紅白藍系列。
大二的時候,小辦公室整修中,我改到山上的國際交流中心借DVD看。看了兩年。快畢業了,就在我以為我已經終結了政大美好的電影之後,總圖突然弄出了影音區!真是防不慎防。只好摸摸鼻子,迎頭追上。

筆者就在那影音區和黃湯姆正式(用紙條)見面。

我記得我身穿一件綠色的罩衫。正在看Jena Malone的The Dangerous Lives of Altar Boys (2002),一部女神殿在無名(你還記得那些無名時刻嗎?)推薦的電影。旁邊一個人傳了張紙條給我:珍娜馬龍極美!印象中只有這句。我回家上網確認傳紙條的人就是他(msn時代)。不愧是虛擬世界認識的朋友,明明就坐在旁邊,沒講一句話,也是理所當然的。安卓、複製人、科技疏離卻又不疏離。

註1:one of Grey's Anatomy's most famous quotes.
註2:(500) Days of Summer(2009) 的Tom。這部電影讓我們心有戚戚焉,有一陣子常戲稱他為黃湯姆。

25158294_1477849418999085_1793585744767857176_n

[小婊,麥克筆,幸運的雜碎]

女神殿的文字極其特別、自成一格。他替演員取上恰如其分的綽號,分析截圖中每一個細微的轉折。女神殿揮灑對電影的愛恨情仇,毫不保留,不講場面話。常常在部落格裡罵聲幹。部落格散發對電影豪爽的熱情。

但也許最令筆者佩服的,是當時準備考預官的女神殿,孜孜不倦用電影建立英文單字系統的部落格紀錄:一個艱深的單字,出現在某一部電影裡。台詞即名言佳句。

還有「就是不截圖」系列,看完一部電影就放一張代表性截圖。女神殿顯然有絕佳的美學造詣,每一張截圖都恰如其分如名畫般美好。我也喜歡「光南39天王片 盡情剽竊」理直氣壯的庸俗。

在人少嘴雜的台灣影評圈裡,女神殿的特立獨行,綿密黏疊的文字與情感,是筆者追尋女神殿的唯一理由。

領取小貼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halleberry 的頭像
hhalleberry

逐夢者The Dreamers

hhalleb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oso4570
  • 喜歡這篇。看著您跟女神殿的文字也超過十年了,因電影流轉的歲月一晃即逝。^^
  • 謝謝你的喜歡。真的一晃就超過十年了。

    hhalleberry 於 2018/09/01 17:5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