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558039180

兩年了,我還是會想起US裡面的Lupita Nyong'o。

家人曾提及,Lupita Nyong'o是刻意演出一個反應緩慢的人。一個拿過奧斯卡最佳女配角講的演員,為了電影的緣故,在觀眾面前展現「非常不會演戲」的表演。
後來漸漸理解,Lupita Nyong'o在電影中的表演非常有難度:她要演出一個像真人的生化人(android),也要詮釋一個曾經是真人的生化人。前者呆滯與緩慢,橫跨大部分的電影篇幅(然後當時的觀眾,也就是我,覺得天啊她演得好爛);詭譎缺乏生氣,但痛苦與靈動卻悄悄蔓延的,是後者。

我後悔沒有再多看幾次這部電影,剝開兩個Adelaide之間細微的差異。但這或許標示了一件事:臉孔及表情都只是一種表演/展演。到底什麼是真實?看看歐巴馬、川普、以及時常失態的拜登,輪番展演的假面(persona)。我們連魁儡都不是,僅僅是一個符碼、一則概念;密碼、指紋、人臉(Visage)辨識。我們與安卓(android)的界線越來越模糊,真實與虛構早已彼此吞噬。臉可以被偷走,用最佳的技術製造成無破綻的情色片。網路世界也許就是那個UNDERGROUND,是否在各種結界內、都有一個自我等待掙脫發聲?

US是一則驚世預言,也許就是太過坦白,於美國各大主流獎項皆未獲獎(GET OUT獲得當年奧斯卡最佳原創劇本)。2019年推出之後,中國被爆出在新疆有矯正集中營,BBC參訪時跳著怪奇舞蹈;真實人生遠比電影駭人,非裔美國人手拉手上街(宛如電影中的肉身鎖鏈),香港陷入永劫不復。電影中的五星旗美國盾牌成為一種恥辱。
我還是會想起US裡面的Lupita Nyong'o。那樣艱困的表演,不只是電影歷史上嚮往真實的AI,而是混雜困惑、無奈與苦痛,自己與自己無止盡的鞭撻。在扛起十字架時,也許會發現,那是雙重的重量,沒有盡頭的曠野路,無限迴圈的地獄。

也許、還有其他叛逃的可能:剪去長髮,強身健體,流汗掉淚,醫美手術。哪吒割肉還母、剔骨還父,那是否也需撥開自己的肌膚,抽出骨頭,才能殺出另外一條血路?
門早已打開,傾聽隱形的水流,跳下去了,就會到達另外一個時空(Another Earth)。

延伸閱讀:臉被偷走之後(已破案)

 

 

 

 

    全站熱搜

    hhalleb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