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想改變記錄方式,觀影清單只放一張截圖/海報集結,心得以純文字為主。希望可以專注於文字本身。這個月的電影都是用myVideo線上平台看的。最喜歡是枝裕和的《幻の光》。

Total: 5

 

[紀錄]Alex Gibney《解密山達基Going Clear: Scientology and the Prison of Belief》(2015)

A civilization without insanity, without criminals and without war, where the able can prosper and honest beings can have rights, and where man is free to rise to greater heights, are the aims of Scientology.- L. Ron Hubbard

科幻小說家變成宗教教主,教徒升(繳)級(錢)到某一個程度(QT3)就可以讀到上鎖手提箱內的宗教機密:教主的科幻創世神學手稿。根本所有創作者的夢想(誤),某種程度來說也是荒謬喜感十足。

另外一個有趣的段落,是David Miscavige把親信全家隔離至監獄集中營(拖車做成,他們叫「洞」),每天精神肉體虐待。親信們受不了逃出來,結果他們的前妻們被宗教要求上電視,說根本沒這回事;可事實是她們前腳才剛從「洞」出來,被換上乾淨的衣服與妝容,矢口否認自己幾個小時前才被虐待。

一個可以建立體系,指物命名的人,無疑擁有大量的恩賜。L. Ron Hubbard如果是個騙子,大可捲款逃走。可他沒有,他對人類存在的永恆疑問讓他願意花時間打造自己的牢籠,某一個程度他要信徒激進地替他驅走身上的靈(也就是殺死他)。整個宗教是進入創始人自己癲狂心靈的過程:進入越深,你就越像L. Ron Hubbard。

筆者以為Tom Cruise此生最佳的演出乃《心靈角落Magnolia》(1999)。令人驚訝的是,Frank和山達基大會上的Tom本人分毫不差:自傲又孤僻,嚴肅激情卻撼動人心。那是真心?還是演技?又、當教徒減少,宗教財力依然雄厚時(山達基是地產大亨),這個教派會以什麼樣的方式生存?要如何繼續剝削僅存信徒的勞力?這無不讓人想到慣性購買房地產建教會的TJC,以及那需要大量捐款的慕道大樓。

宗教是神奇的東西,不管如何演變,它都以類似的模組生根世界各地。這絕對是神沒有預料到吧。

延伸閱讀:《杭特湯普森的叛逆速記》已經是好久以前的片了

 

舊愛變新歡Mr. Wonderful (1993)

Anthony Minghella(《英倫情人》)竟然拍過這種片XD:Matt Dillon傲嬌的樣子太可愛了;Annabella Sciorra是百年難得一見的義大利氣質美人,內斂小家碧玉不似義大利女孩大膽風情;而善良女友Mary-Louise Parker清純到可以擰出汁:《實習醫生》找她演出再適合不過了。「我不要再截圖啦~怎麼辦,停不下來啊~」截100張Mary-Louise Parker。唱歌場景裡Matt Dillon和Mary-Louise Parker的表情,完全彰顯難以釋懷的忌妒 vs 知道男友難忘舊情的手足無措。

延伸閱讀:歌聲好甜

 

[紀錄]坂本龍一:終章Ryuichi Sakamoto: CODA (2017)

塔可夫斯基的作品裡有水聲。不只是水,還有風聲和人的腳步聲。樂音中飄散著許多聲音。他運用聲音的態度相當用心。空間中的音效和塔可夫斯基的配樂之間有極大的關係。他那部電影之中,其實有相當複雜的音效設計。他可以算是音樂家了。我經過反覆思考,還是最愛塔可夫斯基的電影配樂,希望能做出這種風格的專輯。

原來坂本龍一是塔可夫斯基的粉絲。片中出現塔可夫斯基電影片段,才發現拉斯馮提爾根本很常在電影裡致敬塔可夫斯基(竟然關注這個點)。整部片四平八穩,用被海嘯淹沒的鋼琴創作時,坂本龍一說當樂器進入規格化,都要求音準和音色的完美,「但被海嘯破壞規格音準鋼琴,也許它的聲音才是真實的。」現場彈奏Merry Christmas Mr.Lawrence的片段總令人動容,抗癌的同時無法拒絕Alejandro G. Iñárritu為《神鬼獵人The Revenant》配樂的邀約:「他是我景仰/喜歡的藝術家,拒絕他太難了。」於是把水桶放在頭上,於是到冰河深處錄取水流與冰融之聲。他可以在一天之內產出傑作、錄音現場依照Bertolucci的要求立馬改編,回首過往自己也嘖嘖稱奇。

Because we don't know when we will die, we get to think of life as an inexhaustible well, yet everything happens only a certain number of times, and a very small number, really. How many more times will you remember a certain afternoon of your childhood, some afternoon that's so deeply a part of your being that you can't even conceive of your life without it? Perhaps four or five times more, perhaps not even that. How many more times will you watch the full moon rise? Perhaps twenty. And yet it all seems limitless. 

Bertolucci改編Paul Bowles同名小說的電影The Sheltering Sky (1990)裡,這段話找作家本人粉墨登場,緩緩道出。Because we don't know when we will die,坂本龍一很愛這段話,把它寫盡了自己的概念專輯裡。

延伸閱讀:The Sheltering Sky影評

 

是枝裕和《幻の光》(1995)

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部電影,但江角真纪子站在門口笑得燦爛,看著抑鬱丈夫騎腳踏車離開的身影,以及安靜的帶著小鈴鐺離家處走時,都覺得那是龐然大物般的悲傷。對話稀少,人物靜默如畫,攝影很美,尤其弟弟和繼姊探索新家園,跑進漆黑的山洞及綿延的水田,生活本來就是安靜的,安靜領妳回家,勝過千言萬語。死去的人就只是死了,活著的人只能帶著疑問繼續活著。是枝裕和的處女作雖略生澀,卻建立了自己的風格:不是小津,也不是侯孝賢。日後他將不斷深掘這部電影裡的各種素材。

 

是枝裕和《下一站,天國ワンダフルライフ》(1998)

記憶重生的那一刻,你們會到達一個能確認永恆記憶的地方。

題材很吸引人,可是枝裕和拍得不溫不火,甚至有點偽紀錄片的色調(訪談及片中拍片),降低題材引人注目的程度。生死跟喝水吃飯一樣清淡,場景設在老校舍,鐘聲打響,亡魂一一走進。規矩坐在椅子上,乖乖到各個教室晤談。其實有點悶。可還是看完了。美顏深情的花美男井浦新,以及鬼靈精怪的叛逆少女小田繪梨花,之間完全沒有火花XD 可看到讀書少女必定截圖!不理會諮詢逕自擺設花園所拾之物的老奶奶,是印象最深刻的人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halleberry 的頭像
hhalleberry

逐夢者The Dreamers

hhalleb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