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91613_612419815582287_1087129150224800924_o

「殺了他,順便殺了我,拜託你了」——草東沒有派對〈情歌〉
我的同事們主張,應該要開放五分鐘讓大家盡情的揍兇嫌。
我馬上想到1974年,Marina Abramović的行為藝術《韻律0》。我現在也不敢點開來看。

---

原文節錄自此

在《韻律0》中, Abramović經歷了人生中最驚險的一幕. 她在房間貼出告示, 准許觀眾隨意挑選桌上的72種物件與藝術家進行強迫性身體接觸. 在這72件物品中, 有玫瑰, 蜂蜜等令人愉快的東西, 也有剪刀, 匕首, 十字弓, 灌腸器等危險性的器具,其中甚至有一把裝有一顆子彈的手槍. 在整個表演過程中, Abramović把自己麻醉後靜坐, 讓觀眾掌握所有權力.
這個表演歷時6小時, 在這個過程中, 觀眾發現Abramović真的對任何舉動都毫無抵抗時, 便漸漸大膽行使起了他們被賦予的權力, 藝術家的衣服被全部剪碎, 有人在她身上劃下傷口, 有人將玫瑰猛然刺入到她腹中, 有位觀眾甚至拿起那上了一顆子彈的手槍, 放入她的嘴裡, 意欲扣下扳機----這是藝術家最接近死亡的時刻, 直到另一位觀眾驚恐不已地將手槍奪走. 在被施暴的過程中, 藝術家眼中漸漸充盈了淚水, 心中充滿了恐懼, 然而她的身體無法做出任何反應, 她清醒地意識到: 他們真的可以對我做任何事情.
麻醉結束後, Abramović從椅子上站起, 帶著累累傷痕, 雙目含淚, 她緩緩走向觀眾, 用目光對他們進行無聲的控訴. 面對藝術家那憤怒悲傷的眼睛, 現場觀眾反倒恐懼了起來, 他們紛紛後退, 然後開始四散逃跑.
Abramović在後來的訪談中說道: 「這次經歷令我發現, 如果你將全部決定權交諸公眾, 那麼你離死也就不遠了.」(What I learned was that… if you leave it up to the audience, they can kill you.)

---

但某種程度來說,我會希望真的有給兇嫌那五分鐘。那也是一種行為藝術,在大眾的眼中,他比動物還不如。
但我也知道,那如果真的成真,會徹底撕裂社會,造成更大的恐懼(horror)。

 

未命名

此則貼文造就筆者人生臉書按讚之巔,以此截圖紀念之。

 

 

 

 

創作者介紹

逐夢者The Dreamers

hhalleb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