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8-1

影片

[You can't pray away the gay] 

《實習醫生》裡的備受觀眾喜愛的同志伴侶Callie和Arizona,是少數在主流電視影集裡的"長命"情侶。雖然Sandra大媽依然是個狗血大把灑不要錢的編劇,在處理Callie對家人"出櫃"的這集,卻細膩地展現家庭核心價值。
宗教是Callie的父親的堅持,面對獨生女和女人交往的第一個反應,是隱忍,直到受不了了,飛到女兒的工作地點,並且帶來看女兒長大的牧師,想幫助女兒"驅邪"。此時Arizona的立場顯得耐人尋味,她沒有和愛人同仇敵愾,「他沒有做錯任何事,是妳改變了遊戲規則。(He hasn't done anything here, you are the one who change the game.)」鼓勵兩人坐下來溝通。
在父女溝通失效後,Arizona走向愛人的父親。出櫃時,軍人父親只問過Arizona一句話:"Are you still who I raise you to be?" 強硬的父親沒有把女兒趕出家門,從不妥協的軍人知道即使有不同的性向,女兒依然是擁有美好德性的不凡女性(great man)。受到提點,最後父親對Callie說::「我要追趕上妳。( I have to catch you.)」

Untitled-8-2

請讓我追趕上妳的腳步,妳走得太快;我要追上妳,那是我的工作。其實是這集最動人的部分(雖然演不好XD)。父母是我們永遠的憂傷:我們崇拜他們,然後看著他們衰老,被遠遠拋在時代的後頭。但僅是因為愛的緣故,他們願意拋棄成見,努力趕上我們的腳步,跟上我們的邏輯思考。
也因此,對那些出櫃或未出櫃的人來說,家人永遠是背上的刺:若父母選擇支持與理解,他們就擁有全宇宙最強大的力量;若不能理解,這也就成了他們一生的功課:跑慢一些,讓父母追趕上。

飾演Arizona的演員Jessica Capshaw有個超級出名的老媽-Kate Capshaw。在演出《印第安那瓊斯》時,八歲的Jessica和老媽一同愛上了溫柔敦厚的導演。是的,她繼父是史匹柏,筆者並不是很喜歡他,但也承認,導演史匹柏,在電影裡或生活中,皆展現了超然的高度與胸襟,他是我少數最尊敬的基督徒。今年初,擔任坎城影展評審主席的史匹柏,將最高榮譽的金棕櫚,頒給了描述女同志情誼的《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一切不只是巧合。

 入圍2007年奧斯卡獎最佳紀錄片的《聖經這樣告訴我》,就紀錄了四、五個這樣虔誠,"純正"的基督教家庭,父母從事教會的事工,擔任負責人、牧師。他們的孩子,從小受宗教教育、上主日學,是同志。
一開始他們憤怒,傷害孩子,送他們去矯正機構,逼他們在教會找對象。後來他們流淚,向神抱怨。最候,有對父母和神和解,和孩子和解,站出來挺同志。有對父母等不到和解的那天,孩子上吊自殺。有對父母不認同,但做了妥協。女兒可以帶女朋友回家吃飯。
這才是重要的事情。儘管只是小小的妥協。
愛是愛,平等是平等,人權是人權。Family matters. 這才是重要的事情。
至於其它那些打著教義大旗的反對份子,或是偽善冷漠的基督徒,一點也不重要,一點也不重要。

 

ps:原住民族反對同志的異想

我所知道的原住民朋友,輪廓深邃,長相俊美,又有運動細胞。因此我在解讀原住民反對同性戀的時候,總會掉入理論的漩渦,因為是同志們標準的菜,所以用極嚴格的宗教約束自己,不讓自己支持同志,不讓自己和同志圈有接觸。這是極大的恐懼阿!把宗教抓來奮力擋住那種欲望。心理學家有類似的說法,小男生因為不能愛媽媽,所以把慾望轉移到母親的絲襪高跟鞋,變裝癖可以擋住他對母親的慾望。而對原住民來說,他們把對同志的慾望轉化成恐懼,擋住自己的同志傾向。這和越恐同的人骨子裡其實越有可能是同志,道理是相通的。原住民朋友其實沒有必要活的那麼辛苦。(他們難到不曾擦槍走火嗎?you know, 打籃球或赤裸上身到溪邊玩水的時候。)

 

創作者介紹

逐夢者The Dreamers

hhalleb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