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0984246

[Zolzaya怎麼有點恍神...]

Peter Brosens, a Belgian, and Jessica Woodworth, from Washington, journeyed to Mongolia to make Khadak, also known as The Color of Water.
來自比利時及華盛頓男女雙人拍檔遠赴蒙古拍攝"幻之草原", 又稱為"水之原色".
Bagi and his family, nomads living peacefully on the steppes, 
Bagi及相依為命的家人, 在西伯利亞大草原以放牧維生, 安居樂業;
are relocated to a drab mining town where the lad meets Zolzaya, a gorgeous coal thief, and becomes an activist.
被強制遣移到礦坑附近居住. 在那裡, 男孩遇見女孩--亮眼的礦賊小甜心, 成為激進份子.
That might have been a condescending exercise in ethnography,
這可以說是為了搏取觀眾同情的人類學紀錄展現,
but Brosens and Woodworth have a directorical touch to match the ravishing landscapes and flinty people.
但B&W的導演功力深厚, 與大草原的美不盛收及當地人物素像, 結合的恰到好處
It's part political thriller, part social document, and it well deserved its Lion of the Future award for best first feature.
電影融合了政治驚險與社會寫實的元素, 獲得"金獅最佳處女作"的榮耀實至名歸
-Rechard Coliss, Time Magazine, Sep.18, 2006

1040984247

當初在閱讀時代雜誌的時候, 就對這部片印象深刻: 與上圖相同的照片橫跨雜誌兩頁, Zolzaya沒有那麼恍神
藏身於2007台北電影節手冊第38頁, 毫不知覺
個人覺得經過那麼久已經不算是剽竊了
何況沒有字幕, 影像和聲音還對不起來十分辛苦阿XDD

男孩Bagi在雪地中尋找走失的羊, 卻看到了帳篷燃燒的異象而失去意識
女巫師召喚Bagi的方式令人目不轉睛:
她不斷像鷹般吼叫, 在雪地尋找昏迷Bagi的靈魂
等Bagi醒了, 她滿身大汗的昏倒
先知告訴Bagi的祖父, 他的孫子可以聽見大自然的聲音, 應該讓他隨大自然去, 不應阻止

然而好景不常, Bagi和母親祖父三人因為羊的瘟疫, 被政府強迫遷出大草原, 從帳篷住進水泥高樓
Bagi臨走前放走心愛的馬, 繫上藍絲帶, 要祂快跑
在前往新居住地的車上, 出現了全電影第一個精采畫面:

10409842541040984250
左邊車隊經過了一個象徵祭壇的石堆, 女巫在那憤怒的丟石頭;感知Bagi的經過, 用眼神撇向斜後方

10409842511040984252
車上的神祕男孩(他將再次出現, 我們先稱他為Boy A)這時像是感知到了什麼, 用專注的眼神看著Bagi; Bagi接收到他的gaze

10409842531041000096
鏡頭這時轉換到Bagi愛馬的眼神; Bagi看到愛馬死去的樣子而像第一次那樣的抽慉

真相藉由女巫與Boy A兩人傳達給Bagi, 他們三人皆有某種神祕的原真性
儘管之後Bagi逐漸適應都市生活, 但他依然感受的到神祕的自然呼喚
祖父是最不適應新環境的人, 一天Bagi回家看見祖父靠在窗前, 走進才發現一個老邁的婦人跳樓生亡
"我們都是屬於大草原的, 不應該待在這裡..."祖父痛苦的說
"我們的天空, 草地, 羊群與馬; 都思念著我們"

1040984257
長輩的話啟動了男孩的某種機關, 他立即騎車出門, 躺在勉強算是大自然的石堆中哭泣

值得注意的是, Bagi這次出門就再也沒有見到他的家人
他憑著自己的"天賦", 救了差點悶死Zolzaya(不過兩個後來還不是被找到...): 她不僅是偷煤礦的賊, 還是一群左派青年的頭頭(♥)


女性超友誼被男性介入?
1040984261
[注意金捲毛從後面抱Zolzaya(Z並沒有拒絕); Bagi則側身面對Zolzaya]

10409842581040984260
兩個人之後被送到類似集中營的地方, 金捲毛對於Bagi的出現頗不以為然; 
第二張照片是Z頭頭在叫手下報數時, 堅持要Bagi回答(=入黨); 金捲毛很不高興

本來以為革命青年即將出動, Bagi這時卻又因為看到異象(穿著白色衣服的幾個人, 把羊丟入火坑)而昏倒
這時不再有家人/巫師的支持與諒解, Bagi被直接送入醫院, 諷刺的被診斷為患有羊癲瘋

這裡倒是點出了醫學/巫術神學的分歧: 
電影呈現的是Bagi只不過是對某些事情敏感了些, 只要順從那個神祕的源頭, 就萬事OK;
然而醫學不然. 我們要問的不是哪一種比較正確, 而是哪一種對身體"健康"比較好?
是不斷的化療吃藥當白老鼠, 還是用古老的"迷信"解決?
這似乎也是對於"符水"及許多民間信仰的證明: 儘管很不科學, 死掉的人也沒有進醫院的多

進了醫院的Bagi仍然不斷被神秘源頭影響, 這次他從水管管線裡, 聽到了羊的聲音
他跑入醫院空地, 高呼他知道怎麼解救羊群, 大夥卻無動於衷, 他反而被推倒在地

1040984263
[場面調度好棒! 注意那個坐在樓梯上張開雙手的孩子]

10409842641040984265
Bagi被醫護人員駕走(他們覺得他發瘋了), 運鏡卻讓先知悄悄現形; 張開雙手的孩子是Boy A

1041013880
接下來的段落十分精采, 然而大部分的相關影評都沒有提到一個關鍵點(也許在電影院不太明顯吧):
Bagi穿戴整齊跑出醫院, 掉進了洞穴

所以我個人認為, 電影在掉入洞穴之後, 都是虛幻的, 我們可稱為夢境.
電影裡的現實亦無法達成的目標, 只能再晉升一個層次(電影之夢;夢之夢)

[運鏡十分純熟的一幕]
1041005729104100573010410057311041005732
Bagi的精神導師/先知出現, 給了他一項有趣的武器--鏡子

[待續]

    全站熱搜

    hhalleb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