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抽屜塞滿了男孩寫的信,有的折成三角形、有的折成很厲害的愛心。


母親打開抽屜,質問我是不是男孩寫的?

我趕緊抓住那些紙,捏成一團,矢口否認。

母親離開,我手上捏著一團信紙,像揪著忐忑不安的心。



hhalleb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