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mpathy_for_lady_vengeanceChan-wook Park(2002)_Sympathy For Mr VengeanceChan-wook Park(2003)_Old Boy

朴贊郁的《蝙蝠‧血色情慾》是去年我心目中少數的滿分佳片,筆者驚艷於朴贊郁的電影技巧,加上聽過不少宅男們對《原罪犯》的高度評價,於是終結了大名鼎鼎的復仇三部曲。評價三部曲的影評何其多,本文會試著已不同的角度接入。


綁架


綁架主題環繞著三部曲。《我要復仇》裡失聰的男主角為了姊姊,和女友綁架前老闆的小孩;《親切的金子》裡,金子和白老師同黨綁架別人小孩;《原罪犯》的主人翁大宋被綁架囚禁了十五年,是三部曲中綁架意味最弱的。可以推測,朴贊郁在第一部曲《我要復仇》提出綁架的議題,第二部曲《原罪犯》則把注意力集中在不同的地方,淡化了綁架;第三部曲《親切的金子》的綁架則最濃烈。

一和三部曲最讓人啼笑皆非又發人深省的看法就是:綁架可以增進家庭感情。一部曲裡裴斗娜說服男主角:綁架有好綁架和壞綁架之分。而三部曲李英愛回憶的當時白老師告訴她,好的綁架反而會讓家庭更和諧。是做好事!相同[甚至再加強]的看法,在三部曲卻變質為一種匪夷所思的問題:白老師的動機不明,他不似一部曲的主角有時間壓力,而且也相當富有;「為什麼要綁架我們的小孩?」死者家屬問金子,金子卻支支吾吾的敷衍:「他想買遊艇。」似乎透露出不單純的內幕:既然被綁架的家庭未必富有,難道綁架成了一種變態的樂趣?金子同謀到什麼程度?我並不相信她天真的以為老師會放走肉票。金子所謂的潔白,從她頂替白老師入獄前就不存在了。這段未交代清楚的留白成了最讓觀眾喜好游移的主因。

對照三部曲變態的綁架,一部曲的綁架卻讓觀眾從頭到尾同情綁架犯。他都已經被騙失去一枚腎了,為了救姊姊,是情有可原嘛!何況主角對綁票的小女孩呵護至極,讓人很難苛責。我們要質疑的是一體兩面的道理:一、不管怎麼說,綁架總是錯誤的!二、如果是走投無路的好人向有錢人要一點點救人的醫藥費,那有錯嗎?除去三部曲不明的綁架理由,一部曲片頭主角在苦力工廠工作,這種階級剝削不也是一種「綁架」?這樣切入綁架就成了一種革命:反抗體制分配不工[以不傷害人的肉體為原則],以金錢作為籌碼。當然可以扯到資本主義的渣渣囉!因為拿錢當做贖金想想真的是非常可笑[價值由體制定義]的事情:人=一堆若幣值膨脹就成了廢紙的錢。


生命宛如致命性病:女人,性,亂倫


我想不明究理的人[不是在說宅男]肯定會覺得朴贊郁夠上道!每部都有正妹、每部都有生猛的性愛[雖第三部不露點]!但導演可不是為了滿足性的小部分而拍這些的[奇怪寫的有點心虛]。我覺得三部曲的女性都非常立體,而且朴贊郁的電影女性不斷地扎根茁壯,在《蝙蝠‧血色情慾》蛻變成以性為武器的禍水女人。可惜除了《親切的金子》外,很少有文章碰觸到這塊。

一部曲的裴斗娜和二部曲的美道是一種相似典型:都是協助男主角的秘書型角色。這種花瓶在電影史上處處可見,但就拿《鋼鐵人》的小辣椒來說好了[為什麼要舉這個例子真奇怪]:秘書和男主角有互補的作用。一部曲中,男主角耳聾,裴斗娜是他的耳朵;她參與左翼組織,連綁架也是她極力說服促成的。裴斗娜是強勢的角色,和男主角突然看對眼後的做愛場景,裴斗娜是在上面,壓住男主角。美道也在上面,但不同的是,她並沒有壓住男主角;因此她的角色設定並沒有裴斗娜強,美道可能是朴贊郁最柔弱的女主角了;同樣是亂倫,二部曲中開啟復仇的潘朵拉-李秀芽就比較有趣。尤其當弟弟李宇真舔舐她的乳房時,李秀芽還拿出了鏡子觀看。自戀情結(narcissism)讓美名為「現代版伊底帕斯」再添希臘神話色彩。一部曲的亂倫感就比較薄弱,但主角擦拭重病姊姊身體的段落、以及姊姊因病痛呻吟讓隔壁宅男邊聽邊打手槍[主角耳聾聽不到]的段落,似乎都是為了鋪陳二部曲的暖身。

三部曲的金子以及獄中姊妹們則以多元的形象豐富了《親切的金子》。主角金子不裸露,她運用善意與女性魅力打造善的形象。或者說,她打從知道要頂罪開始,就在營造自己形象了。金子沒有亂倫的主題原素,即使是性也是點到為止;因為她是不折不扣的米蒂亞,這似乎是二部曲伊底帕斯後希臘神話的延續。獄中吃掉丈夫的女魔頭,於片中的女同性戀傾向也令人印象深刻。三部曲中,我最喜歡的部分,是女魔頭在被金子毒死後,「被獄友們改尊為新的女魔頭。但表面上,他們還是叫他親切的金子。 」多麼人性阿!金子是親切善良的,甚至為了獄友捐出腎臟[一部曲也有捐腎]。但所謂的善,一旦成為有目的的,就不再是善了。這讓我覺得和宗教很像(開啟基督教雷達)。


憐憫(sympathy)與復仇(vengence)


一部曲和三部曲的英譯為:Sympathy for Mr./Mrs. Vengence。既然是殘暴復仇,為何還要心生憐憫?復仇三部曲的邏輯,其實反對復仇的,復仇者並沒有因為復仇而解脫。[金子再度看見害死的小孩男,心生愧疚。]《我要復仇》裡的父親為了女兒的復仇,但越接近真相,越發現綁匪和女兒的死無關;當他對著男主角顫抖的說:「我知道這樣沒意義,但我還是要殺死你。」的時後,明白的展現那種不想殺卻非殺不可的進退兩難。另外,父親看到女兒的屍體痛哭流涕;後來看見綁匪姊姊的屍體卻打呵欠、意興闌珊;因為非親非故而有不同的態度,則挖出了人性冷漠的一面。《親切的金子》則深化了綁架者VS復仇者的關係;雖說是有仇必報,但到時候你真的下的了手,殺掉一個活生生的人嗎?面對白老師時,家屬因沒殺過人而恐懼地發抖,讓人覺得好悲哀。探討了親自執法的困境,死刑的議題和法律系統的效能呼之欲出。《原罪犯》的大宋不明就裡被關十五年,什麼都沒了,復仇成了他的生命,就像同樣仰賴復仇生存的李宇真所說的:復仇有益健康!仇報完代表死期已到。Old Boy的音譯還有看不清真相、無知男孩的意思。二部曲的復仇最令人不寒而慄。抱持著一命還一命的概念,最終的理念其實是告訴我們:復了仇並不會比較輕鬆,反而更沉重。 但遺忘卻又那麼困難。復仇(Vengeance)不再是重點,同情(sympathy)才是。


最後,提兩點我很佩服朴贊郁的地方:韓國電影對細節的重視是讓我很驚訝的,中港台可能只有王家衛會這麼細膩;但韓國對細節的重視沒有王家衛那麼文藝腔,它是很大器的,也不像歐美那麼匠氣。另外,能在三部曲中不斷重複這幾個主題、琢磨出不同的路線但更成熟的作品,且仍以相同的邏輯鋪陳;讓這三部作品都不會有失水準[像《親切的金子》玩的太瘋,比較不被喜歡],很難得。



hhalleb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