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mblr_kyd7t7xSGK1qb18bwo1_400

一想到毛主席,我就想起美麗的佩蒂,宛如學生時代的夢中情人。在《晚安,祝你好運》裡,和老公小勞勃道尼討論冷戰時期麥卡錫,嬌妻佩蒂分享上週五接到倫敦同事電話質問「麥卡錫在搞啥毀?」,佩蒂轉身看有誰在偷聽,結果看到毛澤東;講完嫣然一笑,「(出門前)別忘了把戒指拿下來!」戒嚴時代的愛情,夫妻不能在同一處上班,尤其是電視台;偷偷摸摸躲躲藏藏也是一種情趣。那場短暫的夫妻早起上班場景,在筆者的內心壯大;佩蒂以一種細節式的優雅,膨脹成我心目中完美的女人。

一定是因為毛主席的關係。

毛主席在電影中成了一種浪漫、反叛的革命形象。《巴黎初體驗》中卡瑞打手槍的房間,牆上正好粘著偉大的毛主席。
 


 vlcsnap-2012-06-12-01h26m37s91

賈樟柯的 《站台》,毛澤東倒立。 

 
 vlcsnap-2012-06-12-01h26m37s9

於是在 《女髮髻》中,女女相擁,特立獨行的姊姊,牆上也貼著倒立的毛澤東。

這是我找到的電影中的毛主席。成了一種象徵、標誌。記載了所有荒誕不經、魔幻寫實的歷史碎片(大躍進怎麼看都像是一種著魔的儀式)。

  


影像0452

這張海報看板出了什麼問題?瑪莉布萊姬的名字徹底標錯!太遺憾了,沒有聽過瑪莉在九O年代高唱滄桑的節奏藍調嗎?現在沒有人知道天后瑪莉布萊姬了嗎?(地點:中和環球百貨)


 

69216805

我愛上了Girls。Girls絕非《慾望城市》那般大鳴大放,而是擁有可憐兮兮的讀書人品味。如果妳是文學院畢業,做著不上不下的鳥工作,領著普普通通的薪水,那Girls絕對正中下懷:喔,女主角還努力寫著那本宛如福婁拜在世的小說呢!自己眼中的小確幸,在別人眼中往往成了蒼白的不切實際。那些年,我們一起做過的璀璨夢想,在出了社會後,成了卡在喉嚨裡的魚骨頭。如果適應就是必須拋下學院派的矜持,那很抱歉,我們和Hannah一樣都還做不到。

 
 

 ezramiller-out

 《放學後》天真與邪惡混沌不明、亦正亦邪的少年,在《凱文怎麼了?》成了最迷人的惡魔。Ezra Miller可以柔美、也可以俊俏的臉龐,實在是好萊塢不可多得的可塑之才。不管是直男還是酷兒,絲毫不以為意的美麗男孩,總是輕易被人所擁抱接受。Continue your coolness, Ezra!


 
  

hhalleb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