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7389343


[
海賊] 天音。

時間  Sun Jul 19 02:56:48 2009

完全不想睡呢

而且在我告訴她其實我房間裡的衣櫃裡有電視時,還問我可不可以把遙控拿進來?
現在她正單手握著漫畫,另一手拿著遙控,與我背對背地在看電視。
這是什麼詭異的情況。

不早說, 害我在外面看電視看的戰戰兢兢
而且想睡的時間已經過了
我開著音樂電視台邊看漫畫[形同老人]
阿蠢背對著我打b
MTV台是棒棒堂, 靠! 轉到Chanel V是南拳媽媽
「靠棒棒堂好噁心......恩南拳媽媽還可以接受.」我自言自語
過了不久蠢出聲了
「這是誰阿, 怎麼這麼像周杰倫?」
這就和Tension和陶喆差不多的原理一樣阿
總之那首還不錯, 阿蠢放了另外一首她喜歡的南拳
「我喜歡結尾有人在講話的部分!」
大家可以猜猜是哪首? 你怎麼喜歡這種部分阿好怪

 [酒瓶] 兩個怪伽產生的化學效應。


「乾脆我等一下載妳到哪裡去看日出好了。」

日出耶。什麼鬼。
「那去西門町。」
……我比較想知道西門町看得到日出嗎

我只是想到西門町等天亮而已
這不是很有代表性[?]嗎 
對我來說, 西門町形同台北

總之後來也不了了之, 兩人不支倒地
[睡前阿蠢因為害羞放棄了穿小可愛睡覺的想法, 哈哈哈又沒關係!!]

1277389345

[酒瓶] 日出

因為明天沒有預定的計畫,所以就沒有必要將夜晚當成一個界限,明確地區隔出每一天。
這種可以實際感受到,明天就在今天延長線上的感覺,不就是一種自由嗎?

隔天我竟然九點就自動醒來了
因為我很想吃蠢家冰箱上貼的麥味登早餐[菜單]
於是兩人走出家門, 享受在三重輕鬆夾腳拖買早餐的fu[應該只有我啦]
阿蠢家附近超多早餐店的, 真令我羨慕!
[我知道你會開始想:土城是怎樣的一個市?]
回到家我們邊吃早餐邊看蔡明亮的<洞>, 我已經看過一遍了
而且我都快睡著了

[旅人] 洞)蔡明亮

蔡明亮總是能想出一些莫名奇妙卻又很讚的點子來描寫城市/廢墟。

雖然著重的主題並不一樣,但強烈的都市頹喪感總會讓我聯想到村上春樹。

那些無法言喻卻又確實存在的,難以被邏輯化的情感,不知名的東西。

因為這裡並不是個任何事物都能獲得解釋的地方。

人物的動作。畫面的安排。電影呈現出的奇異構圖。
常常會讓我覺得蔡明亮其實是個對人類心理和情感狀態觀察十分入徵的傢伙。

不過或許每個人看到的重點都不一樣吧。(笑)

我很喜歡和天音一起看電影的感覺,因為不會有多餘的疑問(哈哈)。
完全想像不出像蔡明亮這種電影,除了她之外我還能跟誰一起看。
另外就是,雖然我和天音的見解不盡相同,但她常常說出讓我覺得很有意思的話。

「喔喔喔!!」此時李康生把腿伸進洞裏搖晃
「阿蠢, 你看的出這是什麼意思嗎?」我變成嚴肅的影評人了
「腿象徵陽具(你不是上了范銘如的文批嗎?), 插入天花板的洞有性的刺穿意思.」
「是喔......」
「你該不會單純覺得把腿伸進去很好玩吧!」唉
「哈哈哈哈對阿!!!」我無言了

在看蔡明亮的電影的過程中,腦中因為接收到某些畫面而浮現出靈感。

只是我不知道要如何才能像他一樣,表現出純粹而無須解釋的東西。

像是黑夜裡緩緩潛伏地暗流般,無法言喻只能感受的事。
看完《洞》之後,在沙發上睡著的我作了一個很腐敗的夢。[是什麼阿?]
醒來後發現陪伴我入眠的阿莫多瓦已經被天音關掉了。
天空為什麼還不下雨呢?

颱風到底有沒有來阿?
天氣好悶熱
我的阿莫多瓦竟然變成了黑白片, 不同區的關係吧
而且沒有字幕看起來好累

於是我走進阿蠢房間打開電視看<嗜血真愛True Blood>, Jason真討厭
「你怎麼自己跑進來看電視阿?」因為你睡著了我怕會吵到你
順便一提, 哥哥回家了, 在沉睡中

於是阿蠢打開筆電打b, 我一面看電視一面跑去看她在寫什麼
「你在寫什麼.」
「我在寫遊記...哎呀你回家再看啦.」哈哈哈

下午兩點多, 我一點都不餓
「欸我想回家了.」
「好, 等我打完這篇.」我覺得我們好宅

於是準備出發時, 哥哥起床了
原來哥哥早上八點才到家[!]

「你跟我同學說凌晨回家, 她還很擔心說哈哈.」
轉向我,「欸你看吧, 根本沒有必要擔心的.」

「欸是不是因為我起來了你同學就要走了.」哥哥說
「不是啦, 她本來就要走了.」其實我很怕生

「你不是說要去頂樓看看?」都是<洞>害的

結果上了頂樓, 反而有出去玩的感覺

1277389344

一上頂樓就發現了鄰居重的番茄[靠我忘了是不是番茄, 可以吃的東西就對了]

「住高一點真的比較好, 可以俯瞰別人的屋頂.」
「你家住幾樓?」
「16樓.」
「喔喔原來, 難怪你很習慣高處.」其實我有懼高症
「我覺得蔡明亮挑的場景都很好, 你看如果我們隨便選一間公寓拍, 就沒有味道了.」回到電影
「對阿......如果大家都在頂樓種植物就好了, 一定很漂亮.」我瘋了
「像空中花園那樣.」她竟然接了我亂七八糟的狂想

「欸你真的覺得
<挪威的森林>選角很糟嗎?」這是我們最近在板上討論的話題
「我還蠻想看看松山健一怎麼詮釋渡邊的.」
「渡邊是"我"嗎?」我很遜欸!!
「對阿」
「松本健一是誰阿?」我對日本人很不熟
「就是演<死亡筆記本>的L阿!」
「喔喔喔!!!」我突然對電影充滿了期待
「可是你為什麼不喜歡菊地嶺子?」我捍衛少數認識/且喜歡的日本演員
「因為她沒有直子的fu阿」
「沒錯! 你不覺得她比較適合演綠嗎?」哈這是我的重點
「我不覺得欸」蛤!
「我覺得綠是很開心,無憂無慮的女生. 她是粉紅色的.」哈哈哈什麼粉紅色!!
「可我覺得菊地嶺子很適合演古靈精怪的角色阿!」就是那種不想吃草莓蛋糕丟掉的任性怪女孩

總而言之, 我們心目中的綠是有差異的
村上春樹其實沒有特別描繪他的角色
但很妙的每個人心中都會自己生出一個綠, 一個直子, 一個渡邊
「我好想知道誰要演玲子姊.」「對吼!」好像很開心的樣子嘛

再來是版本問題
「欸聽說<挪威的森林>故鄉版很經典」我有故鄉版的<舞舞舞>喔!!
「其實我最早看到的是時報的一大本, 不是紅綠版的」
「封面也是很可愛的那種插圖嗎?」
「對阿!」天阿那我第一次看的也是那本, 沒有分兩冊的<挪威的森林
>
「我比較喜歡那本, 但已經絕版了. 分兩冊讀起來怪怪的很不順.」
所以說紅綠版沒有很受歡迎嘛

阿蠢載我回西門町, 繼續討論電影
「陳英雄拍過什麼阿?」我不知道欸
「為什麼村上會讓他拍阿?」我們心目中的村上應該是死守作品, 不讓它輕易改編成電影阿!
「大概是他有他的苦衷吧!」誰知道?

騎到快西門町時, 居然飄雨了!!
害我們兩個都很興奮!! 淋雨是最棒的事情了!!
「太帥了!!!」
「欸你騎慢一點!!!」這樣才可以淋久一點.

每次下雨我就會想起
希拉蕊青春片的台詞: Because waiting for you is like waiting for rain in this drought.
感覺這二十小時過的很漫長, 結果回家才發現過了一個周末而已
如果我留下來等葛加入(「天音, 如果我把你弄受傷就可以留下來了.」), 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情景呢?
其實我們都很想當任性的綠阿!



hhalleb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