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集中營Jesus Camp》是一部在2006年引起喧然大波的紀錄片。討論熱潮也讓本片保送奧斯卡,入圍最佳紀錄片選項。

但除了內容的爭議性,筆者覺得本片結構鬆散、難以下嚥。一開始的震撼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感到不耐。

本片的主角是一男一女的小基督徒,他們的家庭實施完全的自學教育,因為學校教育會汙染小孩的心靈、和信仰牴觸。

暑假到了送小朋友去夏令營,參與者的年齡好像沒有嚴格限制,有些小孩看起來不到八歲。

指導長Becky Fischer告訴他們:哈利波特是邪惡的;墮胎是錯誤的;要支持小布希因為他鞏固純正基督教信仰(政教合一的共和黨);回教徒是我們的敵人。

夏令營進行的活動有:把杯子敲破象徵除去罪惡、貼著膠布進行反對墮胎的靜態示威、以及為小布希人型牌禱告。

分享/懺悔的時候一定會感動到哭哭,得聖靈的方式就像以前我們被恐嚇的一樣:外教會禱告都是邪靈附身喲!

不斷的洗腦,Jesus Camp的負責人駁斥外界認為她訓練偏狹的「基督小精兵」團,她說每個宗教都是這樣培訓他們的信徒的,有何不可?

一種自我反照


身為從小受洗的基督徒,第一次接觸這部片的感覺,卻是恐怖。

看著那群小小孩在指導長的引導之下全身顫抖、哭著說自己有罪,竟是那麼驚心動魄、寒到心底。

難不成,筆者在這可怖場景中,看到了幼時的自己?

影片中的小孩們參加基督徒夏令營,我小時候也有阿!

儘管次數不多(好像就四次而已),我也參加過教會舉辦的少特班(少年特別聚會)[*2]、國中學生靈恩會[*1]、高中的學生靈恩會[*1]。

在那種大型聚會裡,我也好幾次被感動的痛哭流涕,結束後感覺自己是個全新的人

[筆者昨天認真思考:沒有欸,我沒有痛哭流涕;少特班因年紀小所以是真的很開心,國中高中都有早知道就不去了的怨念XD]

但那種,覺得別人不懂so what、我們多麼的與眾不同的感受,電影中全都有阿!喔但怎會如此荒唐可笑呢?

小女孩說:「我就是要去傳福音,不管別人怎麼想,最後是神決定我要不要上天堂的。他們都不行!我是在救他們!」

小男孩說:「全球暖化根本不是個嚴重的問題,和人為一點關係也沒有!人不是演化的好嗎?是神造的。」

Becky Fischer說:「如果我們不好好運用這些小孩,好好教導他們,我們的宗教會垮掉!我希望他們為了信仰而戰!成為基督小精兵!」

《耶穌集中營Jesus Camp》好像照妖鏡一樣,不僅讓有過同樣經驗者、爬梳記憶;更讓還待在教會裡的人,思想宗教教育的本質:

我從小受過的宗教教育,是如此偏狹、如此充滿偏見、如此充滿強暴;

那現在當了教員,面對同樣年幼的孩子們,我們是否要教育他們同樣偏激的故事?站在孩子面前手拿宗教教育課本時,難道都不會感到羞恥嗎?

但從另一方面想,你一路走來,好像有沒有什麼差別呀!信仰不是特別的好,但也還說的過去嘛!如果真的想在教學上作變革,後果是你負擔的起的嗎?

你是這樣走過來的,卻要還未經歷的人不要走這條路(你走過了發現也沒有什麼特別不好的事發生,只是天生的反叛因子讓你不斷質疑這個體制),這樣公平嗎?


除了宗教教育本質的矛盾,另一個矛盾,是宗教本質的排他性。

接納、愛、包容,是否只侷限在同信仰的人身上?沒有,你說。我們是博愛的,因為耶穌說我們要愛世人。

但太多的時候,我們以為的接納、愛與包容,是驕傲與歧視的美麗包裝。

尼采說:「有什麼東西是比邪惡更為狠毒?答案是主動地同情殘疾和弱者;而這種情操,正是基督宗教的特質。」

我們都講的很好聽,但看到LGBT成員是否自動閃邊?

我們都講的很好聽,但就算在自己教會,我的耳朵也接受過太多婆婆媽媽覺得教會原住民這麼多不好欸的閒言閒語。

我們非常歡迎你,我們沒有排擠他們。

然而不斷強調自己的正確/正統性,是會造成仇恨與分裂的。

但就像是這個訪問,脫口秀主持人Bill Maher狂批:宗教本來就是強調分裂的不是嗎?你就是覺得,因為我沒有信教,你就比我好、比我高尚對不對?


然而,在本片的最後,Becky Fischer說了讓我很感動的話:

「我好愛這塊土地,每天早晨起來我都很開心;但同時我看到這醜惡貪婪的世界,就會想說神阿怎麼這樣!

我知道我所信仰的為真,既然知道了,我又怎麼能不好好栽培這些孩子、為神做工?

我又怎能獨享恩典,而沒有傳福音給他人?傳福音對我來說不是包袱,而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事。」

我感動的原因是,Becky Fischer的觀點雖然偏狹、她的作法評價不一;但她說的這段話,豈不是很熟悉?她做的,相信也比出一張嘴的傳道多太多。

也許我們比她理性、比她政治正確,但這也不表示我們比她高尚的多。

如果沒有這一段,本片就是絕對的災難。

看著她邊說邊開入洗車場,我想用我所喜愛的兩部片來做結:


<神阿!救救我吧Saved!>:

So everything doesn’t fit in to some stupid idea of what you think God wants you just try to hide or fix or get rid of? 
Its’ just whole too much to live up to. No one fits in 100% of the time, not even you.
如果所有事情都沒有辦法融入那個愚蠢的、你自以為神會怎麼想的小圈圈,你就想用人為的力量去掩蓋它、或是矯正它嗎?
這樣人過的也太痛苦了吧。沒有人能百分之百達到這種標準,即使你也不能。

<阿拉斯加之死In To The Wild>[影片]:

I want to tell you something. From bits and pieces of what you have told me about your family, your mother and your dad... 
And I know you have problems with the church too... 
But there is some kind of bigger thing that we can all appreciate and it sounds to me you don't mind calling it God. 
But when you forgive, you love. And when you love, God's light shines through you.
我想告訴你一些事情。從你告訴我的點點滴滴,關於你的家庭、你的父母......我也知道你對教會有甚多不滿......
但我們都能夠敬仰一種崇高的東西,我知道你會不介意稱它為神。
我想說的是:當你原諒,你才能愛。當你能愛,神會以光溫暖你的心。


有連結的延伸閱讀:
我們愛同志,但上帝會用火球毀滅台灣?!-記台灣首次反同志大遊行
「反基督」與性別政治:《撒旦的情與欲》

延伸閱讀:
這十年最棒的記錄片片單



hhalleb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