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他們或許會想,我不必是偉大的科學家或政治家,也許將一輩子奉獻給自己最喜愛的事,哪天這座城市的一條街也會以我為名。
p.187



聽音樂是件不需想太多,就很美好的事;聽音樂很直覺、也需要很多緣分。隨著Pulp的腳步漫步紐約每個角落,當初拋開流行擁抱純粹的記憶又回來了:絲絨金礦、性愛巴士、Lou Reed、Daivd Bowie、Bob Dylan、Patti Smith。慶幸的是,每次筆者和這些大人物相遇總是因為電影。更榮幸的是,大人物的歌曲總是在第一秒讓我全身顫抖、宛如電流通過;當我大喊"Holly Shit"的那一刻,我知道自己被揀選了。感謝上蒼。

英輔認識死忠Radiohead的松松,她介紹了Broken Social Scenes、Stars給我(喔,還有Sia)。我和她一起上台報告Bob Dylan、一起選文化研究和美國文化、一起思考主流與茵地之分,分享Grey's Anatomy。好懷念。

一路栽進去總是條不歸路,但確可以面帶微笑的死去。還有太多太多,都是看Pulp介紹後自己找來聽又愛上的。我總是很感謝有那麼多啟發自己的人,一步一步,讓生活更優雅。即使在黃金大學時光結束後,灑下的餘暉仍支撐著我,將時光奉獻給一輩子最喜愛的事情。



hhalleb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