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314698111

凌刑密密縫Shrew's Nest (2014)

愛到生病是世上最痛苦的事情

中英文翻譯各自透露了不同的訊息,這可能也是翻得最好的片名之一。 因為非常血腥只敢跳著看,所以從來沒有寫過觀影心得。可是偶爾會想到這個用針穿刺皮膚講述控制欲與愛情的意象。

Macarena Gómez一如在《女巫不該讓男人流淚》人鬼殊途的樣貌,再次展現西班牙鬼后驚人的演技,結尾大逆轉讓觀眾流下熱淚。我喜歡鼩鼱的隱喻,也喜歡中文翻譯暗喻著母親的角色。當然,這一幕在致敬鬼店。

西班牙可以再血腥一點啊!有必要那麼噁心嗎?大美女Carolina Bang只客串一小段就被大卸八塊,這樣合法嗎!但這部我還敢跳著看,Martyrs (2008) 我完全不行。

#人形海象和蜈蚣我也有很多障礙

p2518553972

有點LAG,不過 #是枝裕和 拿到金棕櫚實在太開心了!(原來凱特一點都不重口味?)

家庭關係一直是是枝裕和關注的焦點,我覺得比較不在脈絡、純以家庭單一成員分子為切入點的集大成應該是例外的《海街日記》,也是我最喜歡的是枝裕和電影。在他的既定設定裡,《海街日記》少了魯蛇爸爸,沒有早熟的弟弟,奶奶生母偶爾來插花,只有姊妹情誼的畫面相當詩情畫意。

題外話,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大姊幫大家在老房子用鉛筆記錄下身高的片段,上一部我對在電影裡看到懷舊的紀錄身高,要追朔到2011年Todd Solondz的《黑馬馬力夯Dark Horse》(金馬影展神翻譯),整部電影完全忘記在幹嘛,但片尾量身高那段很感人。

延伸閱讀:得獎萌照

37340120_1080495458774718_5262513914712686592_n

AA黑歷史之Cruel Intentions 2 (2000)

這麼完美如芭比娃娃的AA沒見過吧?!

豆友分享:本來是一部類似Gossip Girl的美劇,福克斯覺得尺度太大就被砍了,最后剪成Cruel Intentions 2流放到碟片市場。
豆友:這是哈利波特嗎?

Originally planned as a television series called Manchester Prep, a re-imagined prequel series to the first film, it was picked up by Fox, however, it was cancelled prior to broadcast in September 1999. Due to the cancellation, the three completed episodes were edited together into film re-titled Cruel Intentions 2, sexual content scenes involving nudity were added for the DVD release. This film is about how Sebastian Valmont and Kathryn Merteuil met and how they started their reign of terror.

延伸閱讀:年輕真好預告片

14324366_1453571067992086_3279279700843961190_o

All those moments will be lost in time, like tears in rain.

有些電影,錯過某個機緣,此生就錯過了。

因為《戀夏小情歌》的怨念,痛定思痛(?)刪除D槽十幾部「我到年底都不會想打開來看」的電影(譬如,你不會想再看不理拉森的short term 12,或是那些拍的很糟每況愈下的Drake Doremus;可你捨不得那些高達,即使再見語言你只能看2D 版;或是歐容,你總對自己說林北再也不要被騙啦!每次還是把他的電影看完了)。

收藏未看的電影還有80部左右。看過的眾生云云如潮水,刪除的檔案在時光無垠的荒野裡都是虛空。銀翼殺手如此說。

 

------

 

誰來晚餐(1967)

Katharine Hepburn與人生伴侶Spencer Tracy最後合拍的一部電影。兩人飾演夫妻,在黑白分明的年代認同女兒與Sidney Poitier的感情,在當時創下奧斯卡提名紀錄。

Spencer Tracy演出本片時病重,並在殺青不久辭世。這段感人肺腑的言論據說是最後一場戲,Hepburn熱淚盈眶的眼淚來期有自。不意外又再度獲得奧斯卡提名最佳女主角後,Hepburn只問了一句:Tracy有提名嗎?並為了情人沒有獲得提名感到不可思議,她認為自己的演出若沒有旗鼓相當的Spencer Tracy,不可能會獲得影評稱讚。

Hepburn最後當然沒有去奧斯卡。她得了多座奧斯卡獎,一次都沒去領過獎。

延伸閱讀:最後那場戲

p2499874898

那位很講究的電影大師都不說話,就算我已經累到不行了還是等著我。

2016發行《原罪犯》藍光完整版附錄之超長紀錄片,朴贊郁拍崔岷植這個影史經典武打長鏡頭,竟然拍了十七次:一鏡到底,一次打完。紀錄片裡的前輩感覺心臟病快要發作了,電影大師才悠悠說一句:可以。
還有最後剪舌頭那段也是拍了至少五次以上。劇組沒日沒夜(現今看來當然是違法),拍到大家都睡著還是繼續拍。電影大師相當龜毛,為了些微的色澤要求把整個房間漆成藍黑色,燈光師說,給我一天吧,等那個光,我給你藍黑色房間。就成了。拍片期因為導演的緣故無限延長,製片苦不堪言,刷爆了所有的卡。

現在大家都用電腦後製,那不是藝術創作。燈光師說。

我有時候會把時鐘拿出來,指給導演看。怎麼還在拍這一幕呢?但我知道他不會理我,只會優雅的抽菸微笑。其實,他每一次不理我,我內心都會鬆一口氣。製片說。

這是我拍的第一部片。我以為這是常態:大家都很年輕,所有人為了一部片爆肝熱血,但我錯了,這是我遇過的唯一一次。演員說。

導演從來不生氣,他只會微微皺眉和不講話。他是優雅的神祇,我們都很敬愛他。劇組幕後工作人員說

如果可以再來一次,我不會這樣處理。後面背景太亂了。朴贊郁回到當初拍片的大街。電影之神言談間雲淡風輕,可是身後一堆凡人用血淚堆疊出來的哪!
 

 

 

 

hhalleb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