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雙周月最愛,當然是眾所矚目地Charlie Kaufman新片《我想終止一切I'm Thinking of Ending Things》囉!

Total: 4

 

Noah Baumbach《邁耶羅維茨的故事The Meyerowitz Stories》 (2017)

#Netflix

【罵人不帶髒字】Her fraudulent claims about not reading fiction I find offensive. She's masquerading as a populist so as to not threaten Cody. But it's a clever, yet bogus, subterfuge. It's a shame your mother, who knows better, has succumbed to this fashionable anti-art movement.

Noah Baumbach畢竟是文藝氣息濃厚的導演,這段退休教授老爸Harold明嘲暗諷前妻的台詞,是否一堆生字需查字典(指)?《邁耶羅維茨的故事The Meyerowitz Stories》據說改編自Jonathan Franzen大作《糾正The Corrections》。讀畢《糾正The Corrections》已是好幾年前的事,Noah Baumbach的改編也是喊了好久一直沒消息(詳見延伸閱讀),最後觀眾獲得了這樣的電影。

Much better than what I thought. 觀眾已經太習慣Noah Baumbach影像裡的家族秘密:父母最愛的小孩、手足之間的未解的齟齬。一定會有藝廊開幕,盛大的宴會。格格不入的父親是被商業市場邊緣化的失意藝術家。最終,孫女到Whitney美術館,還真找到爺爺口中被珍藏的物件:爺爺沒有自吹自擂,爺爺沒有說謊。言語是金鐘罩,保護自己不被現實的殘酷給擊垮,對子女殘忍與誤植是不可饒恕的傲慢。時間流淌,傷害已造成,父母最奢侈的特權,就是沒有義務對子女道歉(是吧?)。善良的Danny終於爆氣,棄老爸於不顧時,觀眾累積的不滿也終於消解。講了這麼多,這還是一部可看可不看的Noah Baumbach啦,查字典認單字的部分還不錯就是了。

延伸閱讀:最後我們得到《糾正》全新增訂版

 

Charlie Kaufman《我想終止一切I'm Thinking of Ending Things》(2020)

#Netflix

在Baudrillard的擬仿物與擬像理論裡,現在世界充斥著對於不復存在、或根本不存在的事務的再現-如此一來,我們慢慢喪失了對真實的掌握。我們也在自我的虛構中變得迷失,並永遠與現實脫節。最後,不僅語言瓦解了,再現與現實的關係也瓦解了,我們的世界只是一系列無限倒退的複製品,而它們根本沒有原型。-《看懂好電影的快樂指南》

若看過Kaufman的《紐約浮世繪Synecdoche, New York》,就不會對他游刃有餘的視點切換/非線性時間感到陌生:在Charlie Kaufman的電影世界裡,真實世界是不存在的,而「夢境與意識流」成了僅存的現實。在多重視點下,觀眾甚至無法確認主角是誰?大螢幕上的一雙男女可能不存在,也可能曾經存在。隨著劇情的推移,學校裡的老年工友似乎才是真正的主體?帶女朋友見家人的劇情,可能是校友看青春影集的幻想,融合了自己跟父母不睦的相處經驗:喜歡畫畫但興趣被迫終止,家庭牧場裡豬死去時滿肚子蛆。男女主角就像是工友腦海裡的左右腦,相互了解又相斥。片尾的芭蕾舞場景,似乎暗示工友曾經認識一對情侶,並殺死了男方。最終工友全身赤裸,滿肚蛆的豬說起了人話。I'm Thinking of Ending Things. 結束才是開始。死後才能幻想自己功成名就的樣子。

People like to think of themselves as points moving through time, but I think it’s probably the opposite. We’re stationary and time passes through us. Blowing like cold wind, stealing our heat, leaving us chapped and frozen.

片中我最喜歡的一段話。We’re stationary and time passes through us. 我們的世界只是一系列無限倒退的複製品,而它們根本沒有原型。以解構理論為磚瓦,多重視角為骨肉,Kaufman創造了獨特的電影宇宙;卻還是深埋著人文關懷,人生哲學思辨,藝術創作的反思。男女主角車程中討論《受影響的女人》,則是令影迷嘴角上揚的彩蛋。

延伸閱讀:洪大的2020海報選

 

Louis Malle《烈火情人Damage》(1992)

#friDay

鐵叔(Jeremy Irons)在90年代連續演了蘿莉控、同性戀、以及覬覦兒子女友的男人。

畢竟是經典電影,值得一看(不用二刷)。

Juliette Binoche飾演的Anna極美。致命吸引力,看過小說,朝聖電影其實沒有特別衝擊,鐵叔許多舉動令人莞爾。倒是Miranda Richardson飾演的正妻演技大爆發,讓觀眾心疼不已。80年代The Brat Pack俊俏小生Rupert Graves無法與Binoche的氣勢匹配,鐵叔感覺就是名正言順的一對?不過,Juliette Binoche在電影中有一種迷惘感(我是誰?我在哪?),像是走錯棚。真的會情不自禁想問女神:演這部電影是否無歡喜?

 

你才女巫,你全家都女巫I Am Not a Witch (2017)

#DVD #2018金馬奇幻影展

當年奇幻影展的秒殺片。翻譯翻得超級好。

既然可以盡情剝削,那就選最漂亮、最聽話的娶回家。不需被綁上絲帶,關在豪宅裡彷彿一種恩賜,某種程度也是傳統男主外女主內家庭想像的一種諷刺。「妳如果聽話又努力,就可以跟我一樣喔。」女人的話像是一道陽光,給了蘇拉希望;直到繫上絲帶的女人,外出買東西,眾人依舊對她扔石頭。「我已婚,請尊重我!」女人大喊。那是蘇拉偶像徹底幻滅的樣子。當可以讀書寫字的唯一學習機會被剝奪,她徹底絕望,寧願出走,像山羊一樣死亡,也不願求著不會降下的大雨。

女人們沒有想到他們真的殺了蘇拉。她只是個孩子。

還是得祈雨。穿上紅色長袍,在車上、在雨中悲吟頌歌,樣子彷彿是《使女的故事The Handmaid's Tale》裡命運受控的女人。她們不是女巫,大多數被鄰居街坊(甚至被女兒男友出賣)舉報汙衊,只能被關在這裡,苦力渡過餘生。可蘇拉還那麼小!大雨驟然降下,混雜著女巫悲鳴的淚水,滋潤乾枯的大地。

「寧願做一隻自由的山羊,也不願做一個被禁錮的女巫。」等天轉晴,女巫皆已消失。卡車上留下一綑綑白色絲帶,隨風飄揚。

 

 

 

 

    全站熱搜

    hhalleb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