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真的是個夢 



我和莨和朱進入一個很家庭式的聚會

桌上有香檳有點心

我和莨開心的聊天


正在興頭時


"欸? 大朱咧??"

大朱不見了


我和莨瘋狂的尋找朱的蹤跡

我查看了抽屜和地板

莨翻遍了櫃子和隱密的角落



找不到欸   怎麼會這樣



大廳裡的人們談笑自若 絲毫不在意我們的慌亂


仔細看看  他們應該也是大學生吧


是一個沒有大人的溫馨聚會

我想






"教主  我們還是走吧?"
莨用略為顫抖的聲音對我說

"不行阿 朱怎麼辦??"


我沒有發現莨其實是在暗示些什麼


我轉頭 對著一廳子的人們 大聲吼了起來









朱  家  儀

















然後我聽到  噗通   的一聲

隱隱約約的 還有女子喉嚨發出的 咕嚕 






大廳裡一片寂靜
















"我們剛剛把她淹死了歐"



一個長卷髮的女生笑著對我說


這句話沒有一點邪惡的成份在

和"我剛剛和同學去打排球了歐 超好玩的"一樣




很普通  很中立  很陽光的一句話






大廳的人們開始繼續他們未完的話題

沒有再理會我們


就像是綠燈亮了  繼續向前走一樣




奇怪




這時候不是應該把我們幹掉嗎





我心跳加速








然後醒來




hhalleb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