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呼呼的喘著氣

切肉的刀子沾滿了血


人終於死了

"媽的賤女人!!"

她抬頭看了看天空

暑假以來

天空第一次出現了魔幻的色彩

染了一片飽和的橘

像新鮮過頭的橘子汁


黏在電線桿上的女人早就被燒焦了

咕嚕咕嚕冒著氣

嘴巴像白癡一樣張的開開的

露出潔白的暴牙


終於解決了一個討厭的人

真不賴的人生

她想

-------------------------------------------------------------------

"妳有殺死她嗎?" 我疑惑的問

"驗屍報告顯示, A是因為觸碰到線路走火的電線桿, 被燒死的"
"她身上並沒有刀傷阿"


她一句話也沒說
食指和中指夾的黃色薯條冒著煙


"你刀上沾著的血, 是誰的血?" 我問



這又和男人的死有什麼關係?


---------------------------------------------------------------------


<東邪西毒>裡張國榮說

殺一個人 很簡單





我越來越相信

殺一個人


何只是簡單而已



簡直到了可悲的地步










hhalleb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